香桦君

前些日子状态相当地不好,其实最近也不怎么好。

有一段时间吧,一度产后抑郁到想要从楼上往下崩,但清醒后回过头来想想又觉得屁大点事儿,不值得。然后又遇到了屁大点事情,脑子又不清醒了,又觉得世界他妈要炸了,我得趁着世界他妈炸了之前赶紧自我了断。

如此的生活周而复始。

我曾经以为我还是个挺乐观积极向上的人,什么产后抑郁啊,什么躁郁症啊,都不是事儿,只要我不想死,谁都没法让我去死。

嗯,我曾经是这么觉得的。

但是,当我真的到了身体和心理都已经脆弱敏感到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被害妄想症精神病的时候,当自己真的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站在窗台觉得人生了无生趣就想往下一蹦了之的时候,哪怕有这么一瞬间,我超脱了,那我可能就真的要跟这个世界说再见再也不见了。

现在想想,还是会觉得有点害怕。

至于是害怕活着,还是害怕死去,其实我也说不清楚。

这个问题太深奥了,不合适我现在这种金鱼脑子去思考,想太多了脑壳疼。

只是我还在继续写字,写一些自己觉得有趣或者不那么有趣的东西。

我现在写字,不会像以前那么的撕心裂肺了,哪怕是在写自己的事情,有一些事情,说出来了反倒轻松很多。

并不是所谓的举重若轻,只是自我抽离,学会用更理智的眼光去看自己,不带有情绪地,去描绘一件事情,实际发生的与被记录的,其间所经历的撕心裂肺程度总是不一样的。

我不太擅长跟别人讲自己的事情,大概也没有人会喜欢不求回报地去听一个心理不健康的人的唠叨抱怨。

虽然免不了觉得自己活得很失败,到了这种时刻连个能够诉苦的对象都没有,但是折过头来想想,这也没什么不好的,起码,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不好了,也能够安安静静地离开。

哎,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

没错我就是想把这些写出来给人看,至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我现在也无暇顾及也不想顾及,但是只要一想到这些糟心玩意儿会被人看到,我就觉得,爽了。

评论(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