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光速爬墙

【也青】蒹葭 0-1

一人之下属于二叔

ooc属于我

现代都市paro,网络专栏写手X杂志编辑。

不写原作向是因为承受不了被二叔打脸的疼痛,请让我活在梦中。

——————————————————————

0.

王也刚认识诸葛青的时候,诸葛青在一家小众杂志社当编辑,负责杂志公众号的采编和宣发。

而王也当时在知乎写着一个不温不火的专栏。

诸葛青那时偶然在知乎上看到王也写的专栏,觉得和他即将要策划的那一期公众号主题特别贴切,于是就顺着账号给王也发了私信说希望王也能够授权让他转发一下他的几篇文章。

可不巧的是王也那段日子外出采风,并没有上知乎,而诸葛青的私信也就这样被无情地无视在了私信信箱里。

直到半年后,诸葛青有一次到北京出差走访作者,刚下飞机等出租的档口接到了个电话,陌生来电,北京的。

诸葛青一开始还以为是作者换了手机给自己打的电话,结果接起来才发现是个陌生的男音,拖着有些慵懒的嗓子,一口带点儿老北京口味儿的普通话。

“请问是诸葛青吗?”

诸葛青愣了一瞬。

“我是,请问您是?”

结果这话刚问出去,那边立马就没音儿了,仿佛诸葛青问得是什么千古难题一般。

“呃……”电话那头不住地犹豫,“你还记得半年前你在知乎上私信我要文章授权吗?你留了你的联系方式。”

半年前,知乎,文章授权,联系方式……

诸葛青在自己脑内飞速地搜索着这几个关键词…

然后。

“哎呀!”诸葛青一拍手,“您是那个知乎上的牛不易老师?”

电话那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合着愉悦的气息那男声难得有了这么几分精神头在其中。

“对,是我,”电话里笑着说,“第一次听人用网名称呼我,有点不习惯。”

诸葛青从善如流地寒暄道:“没想到老师居然是北京人,真是缘分。”

“啊…我确实是在北京。”那边声音有些疑惑,诸葛青能够想象此刻对面那个男人拿着手机确认自己电话号码归属地的模样。

“现在我也在,”诸葛青笑道,“刚下的飞机。”



1.

诸葛青到王也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诸葛青打了好几百块钱的出租来找他,就因为他嘴欠问了诸葛青一句,要不要来自己家坐坐。

可他也没想到诸葛青会这么上道直接酒店都不去就跑来找自己了,他着实有些吓到了。

南方人难道不懂这种客套话的吗?

诸葛青拖着一个小皮箱进的王也家的门,厚实的围巾把脸包得只剩一双眼,让王也挺没有安全感的。

王也趁着诸葛青进门的档说是去给诸葛青倒杯水,然后进了厨房往自己腰间别了把菜刀以防万一。

等他从厨房抬着水出来的时候诸葛青已经褪去了围巾外套,坐在茶几前研究他放在桌上看了一半的百年孤独。

诸葛青看到王也出来,指着桌上的书道:“看老师的文章我以为老师不喜欢这种小说的。”

王也把水放在诸葛青面前把书拿可起来。

“是不太喜欢,看了好多次都没看完,”王也合上了书,也没打算插个书签的样子,“这次大概也看不完了。”

诸葛青笑着递了张名片过去给王也道:“石峰文学,诸葛青。”

王也接过名片回道:“王也。”

“深夜拜访实在冒昧,但是我这次来北京的行程实在是有点紧,我仰慕老师已久,这次得这个偶然的机会,就想着务必要来拜会一下老师。”

王也苦笑:“我有什么好仰慕的,您这是折煞我了。”

“我以为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不能错过,要不怎么我刚到北京老师就能准确地在时隔半年之久的今天给我打电话呢。”

王也听着这话眉毛跳了两下,发现了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对面这个笑得见鼻不见眼儿的家伙,仔细看下来,那笑容里三分之一的虚情三分之一的假意,剩下的说不清道不明,但王也就没看出仰慕在哪里…

“我说你…”王也抬起他本来给诸葛青打的那杯水喝了一口,琢磨了一会儿说到,“天蝎座的吧?”

.TBC.

评论(1)
热度(35)
< >
这是我第三个lof,希望这次可以和你长相厮守。
< >
© 香桦君光速爬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