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光速爬墙

【也青】蒹葭 2.

一人之下属于二叔

其他自便

ooc是我的

每日一千字文力缓慢复健,手机打字真的慢。

前情提要

http://xianghuajun.lofter.com/post/1d476121_12298607

————————————————————

2.

诸葛青对王也其实是有私心的,一开始确实是因为那几篇观点别致的专栏文章。

诸葛青那一期公众号企划的选题是单行。

这是一个既有话题性又足够小众的选题。

单行,取单性的意思,诸葛青的老家有一家很别致的酒吧,就叫单行,是那个城市小有名气的gay吧。

而牛不易老师,是知乎小有名气的同性情感问题答主。

三观正,话不多,但句句在理。

重点是没有绯闻,男女都没有。

诸葛青记得有人曾经在知乎上问过:“牛不易老师答了这么多同性情感问题他到底是不是个gay啊?如果是那他还单身吗?”

就这么个不省心的题居然还专门邀请了人本人来答,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

然后牛不易老师的回答也很诚恳:“我也想答两性情感问题,但是没人邀我啊。”

这个回答显然是卖了个天大的关子,人家问的问题一个也没答,堪称牛老师答题生涯中的耻辱。

不过这毕竟涉及到别人隐私,人家不愿意直接回答也不能太不识相。

知乎里时不时依然有人聊起这个问题,但是都各执一词,当事人不在,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这其中的操作其实是有些令人玩味的。

起码对诸葛青而言是很值得玩味的。

一股欲盖弥彰的味道。

诸葛青眯着一双漂亮的吊角眼,从自己隔着屏幕所看到的王也的一举一动中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个人,很有可能和自己是一类人。

至于是哪一类嘛……

“王也老师,其实我这次来吧,主要还是想确认一件事情,”诸葛青整理了一下表情,好让自己看起来显得更加真诚些,他说,“您其实是深柜吧?”

诸葛青说话那是相当地开门见山,丝毫不娇柔做作,吓得王也刚喝进去的一口水直接就喷在了他脸上。

妈呀,你感受一下,一个没见过面没说过话就在某社交平台上给自己留过一封私信的人突然跑到自己家里说自己是个深柜……

王也端着水杯平复了一下心情。

“这位朋友……呃……”王也觉得自己需要组织一下语言和逻辑,“如果不是我上个星期刚跟家里出的柜,我几乎就要怀疑你是我家里人雇来查我的私家侦探了。”

诸葛青顶着一脸的口水,还十分有涵养地维持住了他的笑姿。

“哦……”诸葛青用手抹了一把脸道,“那这么说,您不是深柜,而是一个真gay咯?”

王也实在没想到诸葛青会这么直白,并且他这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劲头,着实让他有些吃不消。

更何况……

他半捂着脸抽了两张抽纸递给诸葛青道:“我是个什么你心里没点数啊!”

诸葛青笑眯眯地接过纸擦脸,然后示意王也继续。

“诶我说你心里要没点儿数你私信里噼里啪啦写一堆什么志同道合啊什么望有幸结交啊什么当面深度交流啊!你这算性骚扰啊你知不知道!?”

“我心里当然没数啊,您不是半年多都没上过知乎也没给我回过信嘛!我怎么知道您不是被我给吓跑的。”

“……我那会儿没被你吓跑,这会儿快了。”王也翻着白眼没好气道。

“那您还没说您为啥半年前没回我半年后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呢?”

“你这么能,不会自个儿猜啊?”

.TBC.

我本来以为我写不了也总的耽美CP,后来我觉得我觉得我可能写不了也总攻,现在我觉得我不可能写得出也青的肉来,而我觉得我明天可能又要自打脸了。

评论(1)
热度(20)
< >
这是我第三个lof,希望这次可以和你长相厮守。
< >
© 香桦君光速爬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