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光速爬墙

【也青】【哨向】Choice 02

其实写是早就写完了的,但是一直找不到时间上来更。


哨向军部AU,私设如山,OOC,长。


戳我看前文:01

================================

王也在32军区其实还算是有名。


这年头像他这么佛系的哨兵也很难找了,平常时候就抱个茶杯到处乱逛,自称擅长占卜算卦,没事儿爱给小年轻们算算姻缘。


要说战斗能力方面他并不是很突出,有名的地方还是在于人缘儿好。


他被诸葛青押回基地的时候还是引得很多人来围观的。


诸葛青还挺给他面子的,一手牵着他脖子上的精神导索,顺手把自己的军大衣往他脑壳上一盖,也算是尽了保护机要人员人生隐私的责。


可惜王也的小辫子早就把自己给出卖了。


32区好事者之间没多久就把这事儿给传遍了。


这事儿传到张楚岚耳朵里的时候已经变成了这个版本。


“你说什么老王在前线遇到了个野生的向导被勾引的叛国投敌磨刀霍霍向队友结果被随后赶到的诸葛青给就地拿下现在被锁了精神领域押解回来候审?”


来者楞呼呼地点头:“啊,外面儿是这么说的。”


张楚岚本来在炊事班后厨帮厨的人,手里还拿着半个没削完的土豆,听完这话都直想把土豆往来者嘴里塞。


卧槽老王什么人你们心里还没点儿逼数啊?


张楚岚在心中义愤填膺,对这些现编西游记的人很是不耻。


不过张楚岚好歹也是个心有七窍的人精,笑着应付了来者在心里飞快地对已有信息作出了盘点判断。


根据他的判断,老王在战场上遇到向导是有可能的,被诸葛青给锁了也该是实情,通敌叛国他倒是信得过老王做不出这种事儿来,那么这就应该是上头对这件事情存疑的地方。


综上所述,张楚岚确定王也应该是遇到麻烦了。


就在这时,冯宝宝从厨房里又搬出了一大桶土豆来。


张楚岚歪着头对冯宝宝道:“宝儿姐,老王那好像出了点事儿,我去看一眼?”


冯宝宝看了一眼后厨这几桶没削完的土豆叹了口气,从裤腰里抽出了她那柄随身的菜刀回道:“去吧。”


“……”


张楚岚是在宿舍堵到诸葛青的。


诸葛青刚把王也的移交工作做完,作为整个精神封锁的执行者以及第一见证人,他下午还要去现场陪审。


所以打算先回房洗个澡换身衣服,毕竟战场上下来。


张楚岚站在他的房间门口,腰上还捆着个白围裙。


“张楚岚?你怎么在这儿?”诸葛青倒是对张楚岚不陌生。


毕竟是32区著名的操刀鬼,S级哨兵冯宝宝的专属向导,诸葛青同样作为一个向导日常间还是会有些接触的。


但是因为已经和哨兵绑定关系的向导都是单独出去和哨兵住一起的,所以诸葛青倒是比较好奇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向导的宿舍区。


张楚岚笑眯眯地。


“我来找你的呀。”


“找我?”


张楚岚指了指诸葛青的房门。


“怎么,我难得回娘家一趟,你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


诸葛青笑骂:“去你的,谁是你娘家了!”


诸葛青其实隐隐有些感觉,张楚岚来找自己的原因。


于是俩人开了门,进了屋,张楚岚往诸葛青的床上一坐。


诸葛青还没等他开口自己就先说了起来。


“王也不是我抓的,精神封锁也不是我想锁的,他自个儿要求的,他有没有通敌叛国我不知道,不过现场的情况看确实有些疑点。”


张楚岚在心中暗暗给诸葛青打了个聪明的标签。


但诸葛青的话还没说完。


“你这么专门丢着炊事班的活儿不干跑来找我打听,所以说,那个王也和你什么关系?”


张楚岚一愣,笑得有些尴尬,这个问题倒是问到点子上了。


张楚岚讪笑着打了个哈哈。


“就朋友,普通朋友。”说话的样子不可谓不心虚。


诸葛青饶是有趣地看着张楚岚有些为难的样子,心里来劲儿了。


“联邦风气什么时候这么清风戒律了,就哨兵和向导还能做普通朋友了?”诸葛青觉得有些好笑。


张楚岚笑得有些难看。


“诸葛同学我可是已婚的……”


“那是,”诸葛青点头称道,“要不是你的哨兵是那个冯宝宝,我都要怀疑你婚内出轨了呢。”


张楚岚的表情不笑了,反而稍微有些严肃。


诸葛青倒是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所以说像你这种已婚的,最好别没事儿打听那些个单身哨兵的消息,”诸葛青一边儿说着一边儿把沾了血污的手套脱下来丢在桌上,“也要给我们这些单身向导点儿机会你说是不是?”


张楚岚从诸葛青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才真正感觉到事情的棘手。


他觉得诸葛青可能比他想象中的知道的要多,简单来说诸葛青先前在房里说的话他是一句都不信的。


像诸葛青这种一般眼睛都长在脑门顶上的A级向导,怎么可能会看上王也那种评级才刚刚到B的普通哨兵?


张楚岚记得王也的精神封锁是诸葛青做的,再短暂的精神接触也是接触。


张楚岚有理由相信,诸葛青是在给王也做精神封锁的时候察觉到了什么。


老王你这次可倒了血霉了,遇到了个精明得跟只狐狸似得的诸葛青。


张楚岚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是在心中暗自为王也烧了柱高香,让他自求多福了。


王也的会审被定在午后。


一间乌漆墨黑的屋子,只留着一个风扇口透着光,光被缓缓转动的扇叶切割出细碎的间断,忽明忽暗的,让人没由来地就觉得压抑。


王也被安置在屋子中心唯一的椅子上,脖子上的精神锁环儿连着根看不出什么材质的线,线的另外一头被栓在地面凸起的一个小环上,线头的长度刚好控制在让人无法完全站直的程度,但是坐着就还好。一双手被禁锢在身后,看上去就像是个犯人。


屋子里的另外一个人是诸葛青,他已经换了一声干净的短装抱着手站在一旁等待开审。


屋内的扩音器先是干燥地传出了两声电流声,紧接着是一个经过电子处理的不带任何情感的男声。


“诸葛少校,我们开始吧。”


一般这种涉及到核心机密的审理,参与审问的人的身份是绝对保密的,就连作为辅助参与的诸葛青也不可能知道此刻在监视器后面看着这里的一切的人是谁。


诸葛青走到了王也的身前,仔细端详着王也此刻的模样,他看起来还是那副懒懒的样子,只是一直睁着的双眼还是处于失神的状态,皮肤的状态不太好,脸上都是疙瘩,黑眼袋已经乌了大半个眼圈儿,就算是在精神锁定的状态下,身体的疲惫还是会诚实的表现在肉体之上。


诸葛青用手捋起他脑后过长的发,右手中指轻轻地抚上王也后颈触的精神接触点。


与封锁不同,解开精神封锁是很快的。


长期被压抑的精神力总是会下意识地寻找突破口,诸葛青只需要在自己的封锁上开一个口子就行。


诸葛青的手指一触即分,整个人也快速地向身后跳了两步,去到了一个他觉得安全的距离。


毕竟谁也说不好,被长时间封锁精神的哨兵会不会在这种时刻暴走。


王也的身子起初是有些微微的震颤,紧接着是有些扭曲的摆动,这种反应很正常,这是王也的主意识在逐渐找回身体控制权的过程,因为意识和身体还未完全协调,所以这个过程会显得有些扭曲怪异。


诸葛青看着王也那双失神的眼渐渐找回了一丝清明。


随着身体各个关节不断传来嘎巴嘎巴的响声之后,这个身体又重新恢复了一副让人觉得协调的慵懒模样。


王也抬起头来适应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随后他就看到了诸葛青。


“啊……”王也张了张嘴,他觉得喉咙里有团火,嗓音沙哑的可怕,“我说,你们都不给人喝水的吗?”


诸葛青对着王也目前的反应,露出了些许玩味的笑容。


他一直就觉得这个王也不太对,具体是哪里不对他一开始也说不好。


直到他对王也实施了精神封锁。


他当时就感觉到,这个哨兵的精神状态实在是稳定过头了。


哨兵们拥有强大的身体素质和无比敏锐的五感,正因为拥有这样的天赋,越强大的哨兵就会伴随着越强烈的外界干扰。


噪音、强光、污浊的空气……


这些东西都有可能给哨兵带去远超常人的伤害。


所以在这些外物的侵扰之下哨兵的精神状态总是很不稳定的。


而正因为如此,向导才有了其存在的价值。


诸葛青端了杯水喂给王也喝了两口,也算是在人道主义方面让王也回了口气儿。


电子音再次响起。


“两位,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TBC

标签: 同人の文也青
评论(6)
热度(105)
< >
这是我第三个lof,希望这次可以和你长相厮守。
< >
© 香桦君光速爬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