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光速爬墙

【也青】【哨向】Choice 05

没车。

对没车。

我就是想吹老王,吹变形了也吹,╭(╯^╰)╮哼。

戳我看前文:01  02  03  04

======================================

王也编了个故事。

七分真三分假。

“我们在突袭的途中遇到了敌军,”王也说,“准确的来说应该不算是敌军。”

“王少尉,请继续。”

王也低着头,回想着当时发生的事情。

“全性,四张狂。”他说。

这句话是真的。

王也所在的小队确实是在战场上遇到了全性。

全性是整片大陆最臭名昭著的无政府组织,大部分的时候他们的行动毫无规律,没有人知道他们这个组织究竟有多少人,甚至连他们到底有没有全性这个组织都不确定,人们所知道的,只有时不时会有自称全性的人出现在战场上,然后不分敌我的大杀一通,有的时候他们能逃掉,也有的时候会死在战场上,但是他们从未被活捉过。

简而言之就是一群让人看不懂的疯子。

而全性的四张狂则是目前最出名的四个人。

据说四人全是身怀异术的向导。

当时敌方队伍有17个人,王也缀在队伍的最后面,最先发现的异动。

但是他随即就发现了对方的人数不对,他从没见过17个人的小队编制。

他本想再观察一下的,结果那边的排头兵一个扭曲的回头,隔着好几百米的距离,和王也望了个对眼儿。

王也第一时间就觉得不对了,那眼神,可不是一个正常状态下哨兵该有的状态。

然后他就看到对方队伍里有一个用披肩武装到脑袋的人走了出来,只见那人伸手把裹在头上的亚麻披肩一掀……

王也瞬间头皮都麻了。

一头标志性的亮粉色长发,可以想象那厚重服饰包裹之下高挑而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肉眼可见一张过分漂亮精致的脸……

正是臭名昭著的全性四张狂之一——刮骨刀夏禾。

王也知道事情要遭,一边儿往后退一边儿大声招呼着周围的人道:“是全性向导!快撤!”

夏禾也通过周围和她连接着的哨兵们也“看”到了王也和他的小队,她看着在王也的警告之下飞速撤离的哨兵小队饶有兴趣地舔了舔下唇。

“哦?是联邦的?”

随着夏禾的朱唇轻启,站在夏禾身边儿的敌军哨兵们都统一地呈现出一种略显扭曲的攻击姿态。

夏禾倒身躺在一个看起来身形健壮实力不凡的哨兵怀中让他抱着自己,然后一只纤纤玉手朝着王也他们逃窜的方向一指道:

“去,一个别让他们跑了。”

17个哨兵瞬间消失在原地,以不可思议的移动速度带着夏禾向王也他们追去。

…………

“我们被夏禾控制了的敌军哨兵追击,我一边撤退一边儿计算怎样才能逃离夏禾的控制范围,”王也说,“但是我们没有想到,被刮骨刀控制了的哨兵可以超负荷地发挥身体的全部潜能,没一会儿我们就被追上了。”

“我们和追上来的敌军进行了接触战,我们在交战的过程中受到了来自夏禾的精神攻击,她似乎可以同时连接并控制多个哨兵,匪夷所思的手段。”

“我身边的队友渐渐抵抗不住被其控制向友军发起了攻击……”

“说说你自己王少尉,”电子音不带任何情感起伏的声音打断了王也的叙述,“我们想知道你为什么没有受到夏禾的控制。”

“……”王也沉默了一会儿,他知道这个问题才是这次审问的关键,而他先前对诸葛青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这一刻而准备的。

他扭头意味深长地看了身旁的诸葛青一眼,坐在监视器后的大佬们并不会知道,现在控制着诸葛青身体的人正是王也本人。

王也用尽自己浑身的戏,真心实意地叹了口气道:“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已经和向导结合过的缘故。”

“……”监视器后的大佬们陷入了微妙沉默,王也的这句话的信息量稍微有点儿大啊。

没错。

王也算计了诸葛青,应该说从他向大部队求援要求向导到场的时候开始,他就一直在算计诸葛青。

其实他也不是想要和诸葛青过不去,他只是需要一个向导,而这个被派过来的向导刚好是诸葛青而已。

刮骨刀夏禾确实无法控制已经和向导结合过的哨兵,因为夏禾的精神控制会激活已结合的向导留在他伴侣哨兵体内的精神屏障。

向导和哨兵的结合是一件很绝对的事情,双方将成为对方的唯一,是精神与肉体的高度融合与统一。

夏禾的强制链接会破坏这种融合和统一,被侵袭的哨兵在向导的精神屏障加持之下勉强有抵抗之力,但是如果向导的能力不够强的话,精神屏障一旦被突破,这种二次链接会破坏哨兵自己本身的神经回路,从而造成哨兵的暴走。

王也的队伍里确实有已结合的哨兵不过不是他。

他亲眼看着那个哨兵在极度的痛苦之中被夏禾撕裂精神屏障,哨兵体内暴躁而强大的精神力瞬间将哨兵的肉体点燃。被燃烧的哨兵似乎感觉不到痛苦,他狂暴地攻击身边所有能够触及的对象。

肉体烧焦的味道和接连不断的哀嚎声。

被控制的哨兵充血泛红的双眼,满眼飞溅的血肉……

夏禾站在战场的外围,抿着嘴笑看这炼狱之中正在发生的一切,从她身上散发出的诡异的精神力贪得无厌地侵袭着在场的哨兵。

王也嗅到夏禾那混沌不堪的精神力中透出的愉悦。

愤怒……控制不住几乎喷涌而出。

他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三年有余,看过无数的生离死别。

他本以为他早已见惯了生死。

但是当他第一次站在全性的面前,当他看到那夏禾用那匪夷所思的手段玩弄性命。

好一把削人性命刮骨刀。

一刀刀,割开皮肉,磕在骨上。

他忍不了。

他隐藏手段,虚造了一个B级哨兵的伪装藏于军中本只是想守住一个秘密。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会需要他动用那份能力。

他以为他就算死在战场上也会做为一个B级哨兵去死。

但是这个情况不一样。

被人玩弄性命,毫无意义地被屠杀,他可接受不了这个。

王也从壕沟里走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的状态都变了。

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是一种清澈近乎透明,清冽到刺骨的精神力。

“全性,”王也站在战场中心,精纯的精神力将他包裹住,那些个狂乱而不能自己的哨兵下意识地远离王也的身周,王也抬手指着远处的夏禾,轻声道,“别以为就你能啊。”

随着王也一指,一股强劲而精纯的精神力飞速地射向夏禾,带着他那句轻描淡写的挑衅。

对就是挑衅。

夏禾难得皱了眉头,从高大哨兵的怀中翻身坐直,四散的精神力以最快的速度在她的身前凝结成肉眼可见的粉色壁障,以抵挡王也的那一指,随着两股精神力的碰撞,粉红色的屏障在冲击中不住地颤动,最后在王也的精神力几乎击中夏禾鼻尖的瞬间将它化解。

王也在战场中也没闲着,只见他双手一开一合,战场空地间顿时风起,夏禾感觉到自己先前散落在战场四周的精神力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一般,全都汇集到了王也双手开合的范围之内。

那些个脱离了夏禾精神控制的哨兵纷纷倒在了地上。

夏禾站在远处目光冰冷地看着王也把自己的精神力控制在掌中,然后揉碎打散,消弭殆尽。

两人遥向对峙。

良久。

夏禾饶是有趣地端详着这个突然跳出来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的向导。

“我不认识你。”夏禾道。

全联邦能够在她夏禾眼中排的上号的向导不可能是这样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兵头,更何况眼前这个男人身上穿着的明明是联邦哨兵的战斗服。

“你不需要认识我。”王也回道。

“我以为像你这个年纪的,诸葛青已经是你们联邦向导中拔尖儿的了,没想到居然还能撞到个野生的。就冲你这能耐,只怕你在联邦也呆不久了。”

王也冷冷回道:“我在哪儿呆还轮不到全性的人来关心。”

夏禾是觉得王也有趣,但是她却没有真要和王也大动干戈的打算,她作为向导在战场上能够无往不利的原因只是因为她是向导而已,和另外一个向导缠斗?这种太过于费神的事情已经有悖于她出来找乐子的初衷了。

她看了一眼王也身旁倒了一圈儿的哨兵们露出了一副兴味索然的表情,她捋着长发,转身坐回了身旁那个高大哨兵的怀中,留下了一句“真是扫兴”便带着几个还处于她控制中的哨兵离开了。

……

“诸葛少校作为向导的能力确实是毋庸置疑的,正是因为他的精神屏障的保护,我才得以在这场对峙中存活下来。”

王也把他得以幸存的原因全归功于自己和诸葛青那百分之百莫须有的结合之上。

“我们队里有另外几个已经结合的哨兵都在夏禾的精神攻势之中暴走,当时的情况十分混乱,我为了躲避暴走的同伴的攻击所以跳进了壕沟里,直到他们耗尽了力气才敢出来,那个时候夏禾已经不见了,我推测她应该是看现场的情况有些失控,所以选择了撤退。”

王也其实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天真了。

如果他一开始没有抱着能够侥幸逃脱的心态的话……

“如果我当时能够站出来直面夏禾的话……”

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多人白白死于这场毫无意义的杀戮了。

.TBC.

少了个未完待续回来加一下。

剧本写太久了,场景叙述和文字叙述时常切换不过来。

标签: 同人の文也青
评论(10)
热度(81)
< >
这是我第三个lof,希望这次可以和你长相厮守。
< >
© 香桦君光速爬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