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光速爬墙

【也青】【哨向】Choice 07

戳我看前文:01  02  03  04  05  06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

“真是奇妙的感觉啊。”


诸葛青坐在军区医院的花园里的时候还没彻底回过来。


身后的观景水池里几条锦鲤浮上来吐泡泡,天上飘过一坨又厚又重的云来,空气里弥漫着风雨欲来的黏腻湿气。


王也坐在轮椅上喂鱼,穿着病号服驼着个背的模样十分的养老。


诸葛青对着王也上上下下端详了许久,实在找不出什么能让他心动的地方,反倒是看着他那副心不在焉没精打采的模样有点嫌弃。


那种就像是自己老妈在收拾房间的时候捡到一只老爸三百年没有洗过的臭袜子时一样的嫌弃感。


原来这就是爱么?


真令人绝望啊。


“我每天都洗袜子的。”王也突然说道。


诸葛青对于王也这种动辄就对自己来个单向探测的行为相当不齿。


“知道你溜你还秀,让不让人活了?”


王也无奈道:“我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总得让我观察你几天看看有没有什么后遗症吧?”


诸葛青翻了翻白眼道:“你这哪是在看我有没有后遗症啊,你怕是想看我有没有出卖你吧?”


诸葛青半眯着的眼让王也看不出其中的纷杂心绪,但语气间的无奈和不满倒是不难察觉。


王也不置可否地沉默了。


但是他心里是知道诸葛青是对的,他对诸葛青不放心,也没办法放心。


按照他以往清心寡欲的生存习惯,没谈过,也没打算过要谈恋爱,逢场作戏都没有过。他无法对这个被自己强买强卖了个喜欢的向导产生任何可供参考的共理心。


他用一坨猪油蒙了诸葛青的心,而自己却还没做好准备。


诸葛青自认为是一个坦荡的人,对王也这种疑神疑鬼做贼心虚的态度十分不齿,但他又没有什么办法。


因为王也不了解他,不了解名为诸葛青的这个人。


诸葛青是个精英,精英该有的一切特征在他身上一览无遗,自负又骄傲,几乎可以用一帆风顺形容的人生的轨迹让他从未品尝过失败味道。


而良好的家教以及渊博的家世又让他有在遭受失败的打击之后迅速理清思路接受现实的抗压性,拼死一搏只是灵光一闪的冲动。


总得来说诸葛青还是惜命的,在确认了王也没有想要伤他性命的意图的时候,强行送命这种犹如卫道士或者敢死队员干的事儿,他还是很难做得出来的。


虽然诸葛青其实也不了解王也,但是灵魂上名为喜欢的刻印十分奇妙地发挥着作用,昭示着王也那几斤血没白流。在诸葛青心里,如果在非必要的情况下,诸葛青不想去伤害这个男人,不愿意和他站在对立面,也不想去做任何不利于他的事情。


但这是在所谓非必要的前提下。


所以王也的担心其实也不无道理,诸葛青并不会因为喜欢上他这个人就违背自己这么多年以来的认知和信念,给予他无条件的信任和包庇。


而且,相对于王也的不安全感,其实诸葛青要更加地难以适从一些。


“我其实也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自己的感觉,”诸葛青说,“我不知道我对你的感觉是不是在喜欢这种滤镜之下所造成的假象或者幻觉。”


“你的不安是对的,喜欢这种情感对于我而言并不会让我盲目愚昧到丧失对于常理的判断力,我现在之所以还没有把我对你的一系列行为所产生的疑虑上报完全是出于心中对你的那些揣测还存在疑点,而这些疑点给了我一个相信你是一个有着自己苦衷的好人的可能性。”


诸葛青的解释可以说是很理智客观了,如果王也再听不懂的话,那就是智商有问题了。


“你是想告诉我,你喜欢我这件事情,并不能真正成为我的免死金牌?”


诸葛青点了点头道:“没错,所以说,你要是真得追求把稳的话,你就应该选择让我爱上你,而不是一个模棱两可的喜欢。”


王也顿了顿。


其实当时他考虑过三种情况,分别是好感,喜欢以及爱,并非他真的不懂这三种情感在递进等级上的差别,没见过猪跑还没吃过猪肉吗?


只是王也这个人一向奉行中庸之道,并且不爱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更何况……


“我那时并没有看出来,你是一个会为了所谓爱情而奋不顾身的人。”王也道。


诸葛青看着王也那双清亮通透的眸子有些枉然,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说好。


“确实,我自己也不确定,”他揉了揉鼻尖,“毕竟没有经验参考。”


王也点了点头:“而且,如果你真是那样的人,在我选择让你爱上我之后,你可能只有跟着我殉情这一条路可走了。”


王也这句话说得特别诚恳,诚恳到让诸葛青生不出半分疑虑。


“你的爱可是很贵的呀,诸葛少校。”


而诸葛青也打从心底不愿意去质疑。


王也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出院的时候上峰的处理意见也下来了。


诸葛青在此事上确实如王也所期盼的那样没有多嘴,王也身上通敌叛国的罪名自然也就化为了莫须有。


最后一纸文书通牒传到了王也所在的小队,给他下了个乱搞哨向关系的罪名要求关他禁闭,算是委婉地处理了一下对他在审讯过程中公然藐视上峰大庭广众之下有伤风化的行为。


王也出了医院就进了小黑屋,连续好几天没见着诸葛青,心里毛毛碎碎地犯嘀咕,想着诸葛青先前跟自己说过的话,生怕他什么时候正义感觉醒压倒了心中那人工制造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莫名其妙的喜欢把他给卖了……


王也蜷缩在小黑屋里,想着想着就有点胃疼。


这感觉可比犯相思难受多了。


所以说他还是不了解诸葛青,太不了解了。


王也出院入狱这段时间其实诸葛青也没闲着,因为诸葛家来人了。


诸葛青和某个哨兵私定终身这种桃色新闻最终还是传到了诸葛家这代当家的耳朵里。


诸葛家本来就是联盟军中的名门望族,向来以盛产向导著称,诸葛青又是小一辈儿中难得出众的一个,还是嫡系血脉,按理来说明里暗里打他注意的世家望族只多不少。虽然诸葛家向来宠他这个大少爷,对外宣称他们诸葛家不是那种腐朽老气的门阀作风,最是支持自由恋爱,但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诸葛青本身就是个眼高于顶的家伙,非一般人入不得他诸葛少爷的法眼的情况下。


所以诸葛本家在接到消息之后饶是他们几十个个诸葛先生凑在了一起,也算不出诸葛青这是被多少斤的猪油给蒙了心。


那坨猪油被关在黑房子里整天惶惶而不安的时候,诸葛青已经接了不知多少个七大姑八大姨的电话了,向导那以坚韧稳重著称的精神世界都快被薅成了一片荒芜。


诸葛青叹了口气,心中有些萧瑟,他那在联盟中央军校读书的宝贝弟弟诸葛白借着假期实习的借口在32军区赖上了他哥,大有一种不死不休的劲头。


“所以你不用做作业的吗?”诸葛青看着自己身后那只小尾巴话语间充满了无可奈何的妥协,“你跟着我也见不着他,我不说了他关禁闭呢嘛……”


诸葛白不依不饶地追在诸葛青的身后,一张还未长开的小脸上露出十分坚定的神情。


“哥我不是想问他的事儿,”诸葛白说,“我是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诸葛青回过头去望着诸葛白,眯着眼睛观察了好半天才悠悠叹出口气来。


“是你想知道还是家里长辈们想知道?”


“这有什么区别吗?”诸葛白趁着诸葛青犹疑的档口三步并作两步跨到诸葛青的身前,一把抓住诸葛青的手,一双透亮的眼真诚又直率,“青,我担心你!”


说实在的,诸葛青拿这样的诸葛白没辙,每次他露出这样的表情的时候,诸葛青只能捂着脸妥协。


“不准这么没大没小的,”诸葛青说,“要叫哥。”


·TBC·

标签: 同人の文也青
评论(9)
热度(127)
< >
这是我第三个lof,希望这次可以和你长相厮守。
< >
© 香桦君光速爬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