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

【三日鹤】天之南 2.

因为链接太麻烦了,所以不设链接,前情提要直接点文标题的tag就能搜到。

=====================

“TSURU,如我们所知,是银座一家高级的俱乐部,和其他在银座立足的俱乐部一样,它的内部设施完善,营业手续完整,无可挑剔。”

在每周定期的汇报大会上,三日月作为负责盯梢TSURU的小组组长必须对本周的工作进展做出总结汇报。

“三日月组长,您所说的这些情况我们手中的资料里已经写的十分清楚了,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听你朗诵课本的,希望你接下来的发言能为我们未来的搜查工作带来一些实质性的帮助。”

缉毒课的科长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中年女性,在警署素有铁娘子的称号,算得上是一个人见人怕鬼见鬼开花的女修罗。

前不久刚从涉黑组被提调到缉毒课任科长,对效率的重视程度堪称苛刻,是三日月特别不擅长应对的类型。

“不好意思,”三日月笑着放下了手边的资料,“接下来我会为大家分享一下我们这一周盯梢的主要收货。”

随着房间的灯光被熄灭下来,投影仪在烛台切的操纵之下开始运转了起来。

TSURU作为银座一家颇负盛名的俱乐部,在竞争颇为激烈的银座地区能够站稳脚自然是有它的原因的。

“TSURU是少数几家不采用高端会员制度的俱乐部,但是并不代表它没有自己的会员制度,只是它的门槛比其他的同规模俱乐部要低得多。”

在众多的俱乐部都在采取个性化经营的时代,TSURU自然也有它自己的特色,如果要解释的话,TSURU的特色可以说成是没有特色,也可以说成是所有夜店的特色,都是它的特色。

TUSRU就如同它的名字一般,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为一张纯白的纸,它可以轻易的染上任何颜色,这就是它的特色。

“在我们观察的这一周内,TSURU的内部主题从high吧、转换到牛郎host、再到轻吧主题、巴西风情的化妆舞会、爵士乐怀旧主题等等,我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

“跟我们调查,从TSURU开业至今,他们甚至没有哪一天的营业主题是重样的。”三日月在投影不断变化的过程中适当地解说着。

“所以呢?您想借此来证明什么?证明你们每天都有在这家俱乐部里玩的很开心么?”

面对铁娘子毫不留情的质问让素来都以好脾气著称的三日月也不由地皱起了眉来,他对着烛台切投去了一个十分受不了的表情。

烛台切知道三日月和这位新上司的相性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但是他能做的,也只是抬了抬手对自家组长做出一个“我懂的,请忍耐”的手势。

三日月叹了口气,继续道:“一个没有固定主题的俱乐部,代表它可以吸引到整个银座各个层次有着不同偏好的客人,客人的流动性相比起其他同类的俱乐部要高出许多,人员流动性高,代表着什么我相信大家都很清楚。”

三日月顿了顿,让大家消化了一下前面的内容,然后继续说道:“能以这样高效的速度,让一种新型的药剂在整个银座夜场消费圈流行起来,我可以断言TSURU绝对是最适合的场所,没有之一。”

“呜哇~这了不起的发言,我没记错的话,我们组应该是本周第一个做汇报的吧?这样说真的没问题么?”同组的陆奥首吉行在下面小声地对着身旁的同僚交交头接耳道。

“……”铁娘子稍微顿了顿,然后将两手撑在了下巴下面道,“三日月组长,在其他组的报告还没有出来之前您就能够做出如此断言的积极性我十分的佩服,但是我希望您能够更加谨慎一些,我们是警察,凡事都是需要讲求证据的,您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您的推断是正确的呢?”

三日月举重若轻地摊了摊手笑道:“很抱歉,我们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药物是从TSURU流通出来的。”

“那也就是说这些都是您个人凭空的推断咯?”

“换个好听一点的词儿,您也许可以把这些话当做是我作为一个资深缉毒刑警的——直觉。”

“……”

周例会最终在一系列沉闷而又坑长的汇报中结束了。

如果刨除中途陆奥首吉行擅自睡着之后在会议室里发出了如雷一般的鼾声的插曲的话,这完全就是一场普通又毫无亮点的列会。

最终得出的结论则是:继续针对各组的目标进行观察,争取尽快取得实质性的证据。

而三日月在会议的最开始所做出的结论以判断,则被完美的屏蔽了。

“真是无聊。”事后三日月对此事做出了如是评价。

“新官上任,做事力求稳健也是可以理解的,你这么在意也没用。”烛台切在一旁抱着材料如是安慰道。

“哈?我完全没有在意啊。”三日月回过头去答道。

“那你抱怨个什么?”

“只是因为最近一直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所以觉得有些无趣罢了。”

“也真是难为你这个毫无干劲的家伙居然还知道无趣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了,”烛台切调笑着向三日月胳膊下面夹着的资料板望去,“利用职务之便调查个人隐私的事情还是适可而止的好,搞不好会被别人当成斯托卡哦。”

三日月的眼神轻微地漂移了一下无奈道:“真不知道究竟我是斯托卡还是你是斯托卡了,天天窥屏我有意思?”

烛台切一脸无辜地举起了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动作。

“冤枉啊,我可没有窥屏你,是陆奥守说的,你天天对着电脑看人家酒吧小员工的照片,还打印了一大堆资料。”

三日月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将胳膊下的资料夹丢给了烛台切道:“你自己看看吧,那可不是什么酒吧小员工的资料。”

烛台切拿着手里的资料稍微翻了一下,整个人的表情突然就严肃了起来。

前方三日月已经走出了好大一截去了,烛台切赶紧追了上去问道:“不是吧三日月,你真的觉得TSURU和这次的案子有关系?”

三日月接过烛台切递过来的资料夹后露出了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答道:“这只是我的个人兴趣爱好而已,单纯的利用职务之便的徇私行为,你这么理解就好。”

目送着说完话的三日月悠闲离开的背影烛台切有些汗颜地挑了挑眉道:“真的假的……?”

==========================

过渡一章,好久不写日番文了,觉得有些别扭。

让我缓缓……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