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

【蔺苏】浪迹天涯 0.

电视剧的同人,lo主刚把电视剧补完,还没去看小说呢。

挖个坑在这儿放着,大家请自由的……

我就喜欢蔺晨这种嘴硬心软的货。

输入法一直让我把蔺晨的名字打成某人,哎……

==============================

蔺晨一直在做一个浪迹天涯的梦,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是一个江湖人,对于江湖人来说,浪迹天涯,也许是全天下最微不足道的一件事情。

梅长苏也是一个江湖人,但是林殊却不是。

对于林殊来说,战死沙场也许是他终其一生的追求。

梅长苏说过,如果蔺晨能够认识林殊的话,他也一定是不会失望的。

他说的没错,琅琊榜首梅长苏说的话,怎么会假。如果他连这点也做不到的话,他又拿什么来说服天下人,他梅长苏是自己琅琊阁钦点的琅琊榜首。

所以蔺晨便允了他,让他去做他的林殊,任他去挥霍他的铁马金戈。

蔺晨从来都懂得太惯着一个人不好,可面对一个将死之人,他还有什么办法呢?更何况,对于这个人而言,他从来都是惯着的。打从十三年前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是这般,他终究是拧不过这个病秧子。

十三年前这个人身陷梅岭,九死一生地被救了回来,浑身上下没有一块整皮,蚀骨的毒灼地他就连想要昏过去都难。惨叫声回荡在整个琅琊阁中,渗的人整夜整夜的无法入眠。

为此蔺晨还打翻了心爱的砚台,浓黑的墨染了一桌,污了那时放在桌上的一本药典的孤本,这事儿可让他揪心了好些时日,深怕他那个脾气执拗的爹回过头来就给他好一顿胖揍。

可惜蔺老阁主一直在闭关为那个人拔毒,待到他出关那天,污了的孤本也只是看了一眼,眉头轻皱之余也没再说话了。

刮骨疗毒的休养时间也长,转眼半年过去了。那日蔺晨上峰顶练剑,远远就望见崖边站了一个人,素净的靑衣,直挺挺地站着,颇有些风姿。可惜没过一会儿那身影就萎了下去,弓着腰颤了颤,几个咳嗽声打出来,撕心裂肺的仿佛下一刻就能咳出个肺来。

“若天下病人都像你这般不懂得珍惜自己的身子,我明日就得去跟父亲说我不要学医了。”

那人应声回过头来,绷带之下是一双蒙了尘的眼,眸子里净是看不到边儿的愁苦和怨气。

蔺晨撇着嘴不开心道:“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你的苦也不是我给你的。”

那人蠕了蠕唇,半晌才好不容易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来。

他说:“在下梅长苏,见过蔺少阁主。”

说实在的,那声音嘶哑得不像话,跟锯了铁的锯子似的,难听的可以。可蔺晨偏偏就从这沙哑的嗓音中听出了几分倔气来,现下想来,这兴许就是所谓的风骨。

“我爹要是知道自己刚刚从鬼门关里抢回来的人病还没好全就跑到这山崖子上来吹风,只怕是要被你气的吐血。”蔺晨说。

梅长苏对着这个初见的琅琊阁少阁主眨了眨眼道:“天天窝在病房里熏出了一身的药味儿,再不出来透透气,只怕我都要忘记空气正常的味儿是什么样的了,还请少阁主为我保密,不要告诉老阁主才是。”

蔺晨气结:“你就知道我一定会帮你不去找我爹告状?”

梅长苏又笑了笑,虽然他整张脸都还在绷带下包着,什么表情都看不明确,但蔺晨从他那忽闪忽闪的眸子中看得出来,这个人一定是在笑的。

他道:“毕竟少阁主也不是真的想让老阁主吐血才是。”

蔺晨挑了挑嘴角,心绪中确实有几分的无可奈何。

他背着剑身影一晃便落在了梅长苏的身旁,挑眉望着眼前这人。

“你出来多久了?”蔺晨的语气说不上有多和善。

“刚到没一会儿呢。”梅长苏的语气却是平淡似水。

“骗人。”蔺晨不屑道。

梅长苏低着头没有回他,却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我就算骗你你又能如何的态度。

蔺晨皱着眉,发现自己还真不能如何,他总不能当即就揍这个家伙一顿吧。

蔺晨叹了口气,无奈道:“我送你回去。”

梅长苏终归也没有再跟蔺晨较劲儿,还算是合作的回了句好。

最终蔺晨算是如愿把梅长苏送回了房,房里的药味确实重,就算是他这个泡在药房里长大的人闻了也难免要皱一皱眉头。

服侍的人将梅长苏扶上了床,梅长苏在进屋前回眼望了一眼蔺晨手中的剑,缓缓道:“待我病愈,少阁主可欢迎我到峰顶看您练剑?”

“你这病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了,往后见我的机会多着呢,你也不用拘着少阁主前少阁主后了,我听我爹说你和我年龄相仿,叫我蔺晨就可以了。”蔺晨抱着手丢了个似答非答的回复过去。

“蔺晨。”梅长苏如是回道,点了点头似是一副很满意的样子。

蔺晨看着梅长苏的身影缓步蹒跚着走进屋内,叹了口气转身朝着书房走去。

蔺老阁主此刻正在书房练字,他出关之后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窝在书房,要么看书要么练字,阁内的事物也没有急着去规整,大有一副让蔺晨去自负盈亏的架势。

蔺晨这脚才刚踏进书房,老阁主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见过了?”

蔺晨一边儿叹气一边摇着头走到书桌前回道:“刚送回房。”

老阁主抬头望了他一眼:“他是我的病人又不是你的病人,你叹什么气?”

蔺晨半眯着眼,语气中满满的无奈:“您老人家眼看着也快窝不住了,跟自己儿子说话有必要这么藏着掖着的么?”

老阁主提着笔的手顿了顿,终是将笔放了下来:“他身上的毒我已经替他拔除了,剩下的事情最终也由不得别人,全看他自己的造化,接下来的调理,你现在的医术足矣。”

蔺晨撇着嘴道:“不就是污了一本孤本,您至于丢这么个烫手山芋给我么……”

老阁主抬起头来刮了蔺晨好大一眼,吓得他转身就跑走了,也是没敢再多做纠缠。

第二日蔺老阁主就把琅琊阁上下的事物交给了蔺晨处理,自己只留下了一句外出云游就像被阵风刮走了一般断了音讯。

后来蔺晨去给梅长苏看诊,把这事儿絮絮叨叨地在梅长苏面前抱怨了好一阵子,笑得梅长苏咳出了三两黑血来,蔺晨让人找盆给他端着,自己则在一旁抱着手笑。

梅长苏咳完血之后没精打采地问他:“你到底是来治我的还是来害我的?”

蔺晨咧着嘴笑道:“你心里一口怨气老憋着,心郁成结,气血不畅,莫说是你这个病人,就是一个正常人都要憋出病来,这会儿笑一笑,把血咳出来,散了淤,身体也能好得快些。”

梅长苏看着蔺晨一脸明显有些得意的笑容回道:“老阁主平常就这么教你救人的?”

蔺晨更得意了:“我爹要是能治得好你他还用得着跑么?换了是他只怕是要看着你在这病房里一口气把自己给憋死落得个晚节不保的下场。”

梅长苏挑眉道:“你这是在说令尊的医术不如你么?”

蔺晨笑道:“我哪里敢?我爹他医术纵然是高过我千倍,但是他对着你一个始终不肯对他交心的小辈还能使出什么招来?不如把你交给我这个同龄人去调理,也省得他心焦。”

蔺晨看着梅长苏一脸虚弱的模样抱着手把话说了个白:“无论怎么说,我也算是我爹临走前开给你的最后一副药,至于吃还是不吃,这还得看你自己了。”

梅长苏苦笑道:“那么蔺少阁主是打算如何治我?”

蔺晨道:“你上次不是说想要看我练剑么?”

“……”

==============================

最近不想写东西……真的不想写……

评论(9)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