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

【于远】听见蝉鸣Remix 0.最初是一首未尽的歌谣

0.最初是一首未尽的歌谣

于锋从G市离开的时候只带了一个手提包,里面杂七杂八地装了些日用品,原本宿舍里的东西全都提早收拾好打了包快递寄到K市,以至于他走出俱乐部大门的时候,显得特别的孑然一身。

飞机晚点本是意料中的事情,坐在机场候机的时候于锋还稍微有点在意,生怕百花那边接机的负责人等得太久难免烦躁,结果一上了飞机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困劲儿直接就让他两眼一闭睡到了目的地,当空姐用甜美的嗓音叫醒他的时候,机舱里已经一个乘客都没有了。

所以说于锋就是心大,但是心大却不等同于粗心,于锋在下飞机之前也是没忘记自己作为公众人物的身份,帽子墨镜一应俱全。

飞机停在停机坪的中央,两边不靠岸,高高架起的升降梯外是一览无遗的晴空,天空蓝的摄人心魂,小学写了一辈子的万里无云,这次也算是让于锋给真正地见识了一回——这天可真晴啊!

夏天的转会季,要是放在其他城市的室外,大多都是闷到恨不能光着膀子再脱层皮都嫌热,可K市却不一样,略显稀薄的空气和干燥的风,火辣辣的太阳晒着人有些皮疼却不显得热,入鼻的空气里都翻飞着K市独有的青草香,让人不由自主地,就想打个喷嚏。

机场出口的大厅人满为患,接人的和被人接的都挤在这么一片空间里,再宽敞的场地难免也会显得拥挤。

邹远站在离出口处不远的电梯旁边,棒球帽檐遮住了半张脸,另外半张脸又被他口中吹出的泡泡糖给遮了大半,耳边蜿蜒的耳机线最终没入在了运动裤的裤兜里,看上去倒像是个挺平常的小年轻,只可惜百花的T恤文化衫太过显眼,于锋刚踏出接机口的大门一眼就看到了。

邹远比于锋稍微矮一点,加上带着帽子,以至于于锋要侧着头才能把他的脸给清。

邹远口中的泡泡糖嘭地炸开了,粉色的薄膜粘在嘴皮子上,然后又被他用舌头卷进了嘴里。

于锋才看清他的脸就愣了一瞬,语气间满是惊讶:“邹远?”

邹远抬头对着他笑了笑。

“我听说处女座的人都很守时的。”

于锋有些尴尬地望了望天花板,挠着脸颊道:“等了很久?”

邹远点了点头道:“领队他们都等不急先回去了你说呢?他们还以为记错你的抵达时间了呢。”

“那你怎么还在这儿等?”

邹远晃了晃手中的手机:“微博上说你今天从G市出发的,我想着你大概是遇到什么事儿了也说不定,所以就多等了会儿。”

于锋默默地忘了邹远一眼,坦白道:“在飞机上睡过了。”

邹远咧着嘴笑了起来:“这还真没看出来。”

邹远边说着边顺手接过于锋手里的包朝扶梯走去,于锋三两步跟了上去问道:“我们怎么走?”

邹远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坨黑漆漆的车钥匙,不远处的地下车库里传来一阵夹带闪光的滴滴声。

邹远说:“自然是开车回去。”

于锋看着邹远轻车熟路地放了行李跨上驾驶座,侧着眼不住地打量着这个看上去一点儿也不成熟的大男孩有些疑惑道:“你行不行啊?”

邹远斜着瞥了他一眼,嘴巴里的泡泡又嘭地炸开了,他指了指面前的方向盘道:“那要不你来?”

于锋挑着眉吸了口气,还是乖乖地坐在副驾驶座上把安全带给系了个结实。

邹远嘴角若无其事地拉了个弧线,放了手刹一个行云流水地倒车出库,小福特就这么滑出了地下停车场。

车上邹远嚼着泡泡糖,眼看着心情不错,上了正路时他就把车上的车载音乐给打开了,MP3里面唱出了一首老到不能再老的歌。

imagination

never lose my passion

it`s on my way

……

邹远看上去心情不错,跟着哼了两句,于锋侧着脸去看他,少年的轮廓柔和,饱满的额头隐在略长的刘海之下,微微开合的唇看上去很柔软,一双眼含着笑意弯成了月牙形,只是在他耳畔微长的鬓角下面蜿蜒着的耳机线让于锋有些诧异。

开车戴耳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更何况车载音响里还放着音乐。

于是他下意识地伸手想去帮邹远摘掉耳机,邹远却也一早用余光瞟到了他的行动。

只见邹远微微歪了歪头,留了一只手控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则挡在了自己耳边阻止了于锋的动作。

“别管它,”邹远轻声地说,“是助听器。”

于锋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摆个姿势顿了好一会儿。

车载MP3里,朴树的《colorful day》还在清澈的吟唱着,邹远一双眼目不转睛地直视着前方,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很稳,开车开得专心致志。

可是却不知为何,于锋还是从和邹远接触到的那只手中,感受到了那一丝几乎细不可查的动摇。

========================
写写写……我写还不行么………

评论(1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