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

【蔺苏】浪迹天涯 3.

浪迹天涯 0.】【浪迹天涯 1.】【浪迹天涯 2.

==========================

入冬的梅岭早已是一片冰天雪地,寒冷的不似人间。从山脚就开始飘散的雪花到了山腰随着寒风凛凛地飞舞,带着似乎能将人皮肤割裂的凉,将人眼前所见的一切染成冰冷的白。

蔺晨还没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放着琅琊阁里烧得热乎的暖炉不要大冬天的跑到这种地方来受罪。

梅岭的冬实在是太冷了,冷得能将人的心都冻凉。

蔺晨此次上山没有找向导,这大雪天的,也没有向导愿意搏这个命,他仗着自己武功好身体强,勉强沿着隐约不清的山路找到了一处平常山户用来歇脚的木屋,趁着大雪还没有将他给埋了的档口钻了进去。

屋子里的木柴受了潮,好不容易点起来的时候不可避免地熏了一屋子的黑烟,熏的蔺晨不得不又跑到外面的冰天雪地里抓把凉雪洗眼睛。

待到凉雪压下了眼睛的刺痛,蔺晨勉强将眼睁了睁,触眼的依旧是那惊醒动魄的白,凉薄地让人感受不到一丝生机。

一股悲凉的绝望感油然而生,仿佛天地都死了一般,让人忍不住地想哭。

身后的木屋从门窗中淡然地飘出一股乌黑的烟,凝结在空中仿佛也被这冰天雪地冻住了一般,久久地无法散去。

蔺晨自诩风流,十六岁就游历天下,看过数不尽的美景奇观,雪景自然也是见过不少的,可在他的记忆中却没有任何一处的雪像这梅岭一般让人畏惧,仿佛再多看一眼就会化作一座冰雕死在这高山雪岭之中。

蔺晨低下头,看着自己被寒冰冻的通红的手掌,极冷之后的皮肤产生了犹如被火烧过的刺痛,灼地整个手掌像是要裂开一般地疼着。

鼻息中的水汽在空中凝结,还没来得及升起就又化作雪落了下来。

“真是傻啊……”他仰着头喃喃道。

大雪封山。

半个月后蔺晨回到了琅琊山,一袭白衣,依旧是那个如风般的翩翩少年。

回程的时候蔺晨背了个不大的包袱,鼓囊囊地贴在背上。

入了山门,一路蜿蜒地青石板向上盘旋,途间有仆从想要上山去通报都被蔺晨给拦了下来。

“不用通报了,”蔺晨淡淡地摆了摆手道,“我就这么慢慢上去就好。”

傍晚的时候,小厮伺候着梅长苏饭后服药,一碗浅棕的药汤满溢着温润的热气,药香四溢。

梅长苏这些日子身子算是好了些,能够坐在案前写字了。

药碗抬上来的时候小厮还在旁边小声催促了一句:“梅少爷,药凉了不好。”

梅长苏抬起头来,鼻尖微微地动了动。

“今天的药格外香。”他说。

小厮努了努嘴,蔺少阁主回来了的事情,他也不知当说不当说。

入了冬之后梅长苏就整日的窝在房间里看书写字,一天的精力消耗完了晚上难免疲的慌,入梦也不似往常那般困难了。

入了夜,梅长苏睡得昏沉,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进了房。

外厅里浅浅地亮着一盏夜灯,蔺晨的身影被灯光映衬地如梦似幻。

他在厅内来回走了两步,站在里卧外踌躇不决。梅长苏入睡之后的鼻息很轻,若不是用心去听则很难察觉。

蔺晨手里还提着先前从梅岭带回来的包袱,里面放着一张上好的雪貂皮,是蔺晨从猎户手中买下来了。起初买的时候只想着梅长苏身体虚寒,漫漫长冬只怕是难熬得很,这雪貂皮到是御寒的好物件,合计着梅长苏用刚好。可是等他回到琅琊山之后他才想起来自己和梅长苏还在冷战,先前的争吵也没个下文。自己若是刚回来贸贸然就跑来献殷勤也难免显得太过于掉价。

蔺晨站在原地思索再三,觉得十分窝囊,他蔺晨自认为是个傥荡君子,天大的烦恼也碍不得他几天的事儿,结果遇到个梅长苏,自己简直就像是上辈子欠他的一般,在他那里讨不到半天好处不说碰壁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蔺晨苦笑,当大夫当到他这个份上,也算是独一份了。

蔺晨在外厅杵着,梅长苏在里屋睡着,梅长苏睡得向来都浅,蔺晨就在隔着一块帘子的地方又是踱步又是叹气的,要让他不醒还真有点难。

“这大半夜的扰人清梦倒像是你蔺晨少爷干得出来的事儿,你准备在外面站到何时?”

蔺晨在外面听到梅长苏的声音里显然是刚醒,话语间还带着些许困顿。

蔺晨的表情有些尴尬,但是人家在里面都这么说了,他要是再这么在外面杵着不说话,只怕是下一秒梅长苏就要喊抓贼了。

蔺晨苦笑着摇了摇头,掀开了帘子一脚迈入了里屋。

“这么许久不见,你倒还是这么的不客气。”蔺晨没好气地说着走到了梅长苏的床前。

梅长苏此刻已经坐了起来,下半身还在被子里,肩膀上披了件外套,显然是深夜里觉得冷,两只手交叠在一起不断地搓着。

蔺晨走过去二话没说就拉着梅长苏的手给他把脉。入手的皮肤从骨子里透出了凉意,光用摸的就知道他这个冬天过得实在是艰辛。

梅长苏没有动,一只手随着蔺晨折腾,把完了脉蔺晨将他的手放回了被子里,一双眉头皱出了好几座山来。

梅长苏轻轻咳了一声道:“你这表情看上去就像是我快要死了一般,有这么严重么?”

蔺晨抱着手哼了一声道:“比我走的时候好多了。”

梅长苏松了口气,然后一想,不对。

“哎我说我好多了你干嘛还板着一张脸啊,吓我啊?”

蔺晨叹了口气道:“你是病人我是大夫,你听我的话,吃药睡觉,调养生息,这病要是还不好那我岂不成了庸医?”

“所以说这是好事儿啊,难道不应该高兴才对?”梅长苏眨了眨眼,一脸的不明白。

蔺晨摇了摇头,伸出了三根手指头在梅长苏的眼前晃了晃道:“三成。”

“什么三成?”

“我给你开的药方,药效在你体内只发挥了三成。换了是别人,我这药半个月喝下去,不说能够飞檐走壁但是像个平常人那般生活无碍日常无忧还是能够达到的,但是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身体虚寒手脚冰凉,心气郁结不通,肝脾是寒的心肺却满满都是燥气,你这是在砸我招牌你说我表情能好看么?”

梅长苏愣了一瞬,随即发现自己还真没有什么办法反驳,遂只好苦笑着回道:“你自己一个当大夫的丢着病人不管自顾自地消失了大半个月不见人影,这事儿也不能全赖我吧?现在事情都这样了,多说也无益,你说要怎么办吧。”

蔺晨冷哼了一声道:“怎么办?我说了你就听我的?”

梅长苏皱了皱眉,有些纠结道:“呃……我尽量?”

蔺晨挑了挑眉,露出一脸怀疑的表情:“当真?”

梅长苏:“……只要你别再想着给我下忘魂。”

第二日清晨,蔺晨起了个大早,天才刚蒙蒙亮,他洗漱干净之后就跑到东厢去把梅长苏从被窝里挖了出来。

梅长苏一边洗脸一边儿打着哆嗦道:“你夜里不让我睡,大清早的又来扰我清梦,这是要把我往死里治的节奏。”

蔺晨咧着嘴也不跟他瞎叨叨,待着梅长苏梳洗完毕就把人拉着往外走。

冬日清晨的琅琊山还笼罩在一片薄雾里,远远近近的山景看不清虚实,梅长苏才踏出房门,吸了一口屋外湿冷的空气紧接着就打了个喷嚏,蔺晨拿出昨夜里让人连夜赶制的貂皮披风,这会儿也是派上了用处。

他带着梅长苏从后山的小道下山,山路难行,梅长苏走三步就得停下来喘口气,这还只是下山,蔺晨倒是耐心好,一步一顿地配合着梅长苏的步伐。

琅琊山的后山坳里有一小片郁郁葱葱地绿地,冬日里不见其衰败,反倒是呈现出一片生机盎然的模样。

两人一路走来,饶是梅长苏身体虚寒这会儿走动了许久脑门倒也上溢出了些许薄汗。

蔺晨站在他身旁帮他顺了顺气,回身指着不远处道:“那里有眼天然温泉,气温比山上高些,硫磺味儿也不重,这个山谷气温高,那些个向暖的植物也就长得比其他处要好些。”

梅长苏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感情这蔺大少爷一早将他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让他泡温泉的?

可事情却没有梅长苏想得那么简单直白,只见蔺晨咧着嘴笑了起来,一脸的贱相道:“可惜这温泉你泡不得,你心火旺得很,泡了要出事儿。”

梅长苏听完之后顿时就一口气卡在喉咙里险些又咳出口血来。

“你这是逗我呢?不让我泡你带我来这儿做什么?”梅长苏瞥了蔺晨一眼,没好气道。

蔺晨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摇了摇头道:“你这人想法也忒狭隘了吧,我带你来温泉就非得让你泡才行啊?这温泉你泡不得可是我能泡啊!我就是想来洗个澡,然后顺便带你走走不行么?”

梅长苏顿时被蔺晨这一串理直气壮的话语气得不轻,扭了头一脸的决绝,竟是半句话都不想再接了。

这情形一直持续到了蔺晨下了水,一脸舒坦地躺在温泉浅池里对着梅长苏贼笑。

“诶呀还是这温泉好啊。”蔺晨舒爽地赞叹道。

“哼。”梅长苏抱着手坐在池边儿,心里暗暗诅咒着下一秒就让蔺晨溺死在这温泉里。

蔺晨毫不在意地继续自言自语道:“比起梅岭那种冰天雪地的活地狱,植物也好动物也罢,还是在这种温暖的地方才能够活得好。”

在蔺晨说到梅岭的时候,梅长苏那一脸面无表情的冷漠终于算是动容了些许。

梅岭,毕竟还是他心中的一块伤疤,稍微戳一下就鲜血淋漓地痛。

蔺晨划着水走岸边儿,一双手湿淋淋地搭在梅长苏冰凉的手上。

他说:“前些日子,我去过梅岭了。”

去过梅岭了。

只此一句话,梅长苏在听到的瞬间一双手便难以抑制地颤抖了起来,他的这反应自然是逃不过蔺晨的察觉,紧接着他就想将自己的手从蔺晨的手中抽出来,可是蔺晨却反手将它握得更紧了些。

他说:“你别急着躲,这事儿你我之间迟早都得说清楚的,躲得了一天躲不了一世。”

梅长苏回过头来看蔺晨,他出水的肩上还带着温泉里的热气,暖色的红在空气中散发着鲜活的热气,和自己那冰凉的身子截然不同。

“凭什么?”梅长苏冷冷道,“说白了,你于我而言只是个大夫,而我也只是你的病人,我凭什么和你说这些?就凭你去过梅岭了?”

蔺晨微微眯起了眼,表情间净是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对,”他说,“就凭我去过梅岭了。”

================================

卡文卡得好舒爽。

评论(7)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