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光速爬墙

【蔺苏】浪迹天涯 4.

浪迹天涯 0.】【浪迹天涯 1.】【浪迹天涯 2.】【浪迹天涯 3.

这里有一篇儿没发的坑,翻草稿箱翻到的。

==================================

琅琊阁东厢的小厮难得出现在了食堂的饭桌上,一张脸却始终是皱着的,吃一口饭就要叹一口气,西面药房的药童看不下去,把筷子往桌上一拍,张着嘴咿咿呀呀地咯噔了半天却也发现自己说不出什么话来,最终只好又抬了碗吃了起来。

前厅的管事昨晚没睡好,每一口饭吃下去都有一种脑壳要杵桌上的即视感。

一时间饭桌上叹息声此起彼伏。

小厮喃喃道:“唉……梅少爷这病啊,眼看是不会好了。”

药童白了他一眼道:“瞎咒什么!梅先生要是不好,少阁主也不会好了!少阁主要是不好了,我们全都别想好!”

管事听完这话瞌睡醒了大半,抬着碗筷儿打了个哆嗦道:“你们都知道啦?”

众人一扭头,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管事的看,把人看得直发毛。

管事回瞪了众人一眼道:“你们都看我做什么,少阁主对那梅少爷贴心贴肺这事儿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可都是长眼睛的,现在跑来看我有用?”

管事的眼圈还黑着,瞪起人来没什么力度,说完话紧跟着还打了个哈欠,心里满是叨念。

会针线活的绣娘不少,少阁主疼惜女子是好事儿,但是大半夜地把他这个管事的从被窝里挖出来给他做什么貂皮披风这事儿就真不厚道了。

管事叹了口气,只觉得那东厢的梅少爷若是个女子,保不准就是个红颜祸水。

哎……但是,就算人家是个男的做不成传说中的红颜祸水,祸不了国殃不了民,但祸害祸害他们家少阁主,眼看怕是足够了。

“梅长苏你就是个祸害。”蔺晨笑嘻嘻地说。

梅长苏面无表情地抽了抽嘴角:“我以为祸害这种词是专门用来形容你这种人的。”

蔺晨笑道:“梅岭可冷啊,一眼望过去都是白茫茫的雪,人说祸害遗千年,你说你遭了这么大的难都活过来了,接下来的日子还能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我说你是祸害,是希望你能够长命百岁。”

“你可是个大夫,治病救人也是要讲求实际的,你说这话可违心?”梅长苏一双眼波澜不惊,一句话说的仿佛与自己毫不相干,凉薄地就像梅岭的雪一样。

蔺晨摇了摇头道:“你不懂。”

“我不懂什么?”

“心未亡,人不死,心若死,人活着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起初我也不懂,不过去了梅岭之后我就想通了。”

“想通了什么?”

“你是个傻子,我却也不聪明,”蔺晨道,“你心里有事,病就不会好,可是若不是你心里装着那些个恩怨情仇,只怕早就活不过梅岭那蚀骨的寒,烈焰那灼心的痛。我原本一心只想治好你,但火寒毒说白了就是这么回事儿,你不恨它让你苦让你痛,这些你都不怕,你只怕自己若是死了,那些个执念也就烟消云散了,那些执念比你的命都重要,所以你不忘,你不想忘,你若是忘了,你这个人就死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梅长苏讪讪地咂了咂嘴,半低了头不愿去看蔺晨那苦口婆心的嘴脸。

“我不想死,可我也不想就这么浑浑噩噩地活着,你是否觉得我贪心?”他说。

“你是贪心,可是我也不能奈你何,”蔺晨说,“你是人我也是人,只是你的心里装着家国天下恩怨情仇,而我的心里,装了个人。

“你想活着又不愿忘却执念是贪心,我想让你这个人忘却执念好好的活着,也是贪心。”

“你强求我让你活着,我强求你忘记,在这件事情上我们谁都迁就不了谁,谁也满足不了谁,就是一个死循环,所以我们俩都是傻子。”

蔺晨这一段话说的很清晰,也很慢,断断续续地绵延了许久。梅长苏脑子里乱糟糟的,明明没怎么说话却觉得嘴干。

蔺晨的手心热的发烫,一阵阵的热量从相贴合的皮肤处传来,仿佛顺着血液经脉流遍了全身,让梅长苏顿时生出一种自己又被架在药席上蒸的错觉。

“你这是何必呢?”梅长苏叹了口道,“我只是你一个病人,你以后还会有很多的病人,并不是人人都会如我这般,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治不好,不怪你,你又何必如此执念。”

蔺晨苦笑道:“若你于我而言真的只是个病人就好了。”

梅长苏也苦笑:“我若不是你的病人还能是什么?”

蔺晨一脸无奈道:“我给你亲自煎药。”

“……”那是因为你们家药童煎药苦。

“我还教你吹笛子。”

“……”那是你自己揽的活。

“我因为你破了我爹定下的规矩配了忘魂香。”

“……”你以为这事儿我很乐意?

“我还为了你大冬天的跑到梅岭雪山冰天雪地的冻了小半个月耳朵上都长冻疮了!”

“……”怪我咯?

“你说你梅长苏要是对于我而言只是一个普通的病人我犯得着这么犯贱天天拿我这一张热脸贴你的冷屁股么?”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梅长苏抓紧机会回击道。

“梅长苏你!”蔺晨自然气急,大手一挥拍溅起了无数点的水花。

“停停停停!”梅长苏赶紧用袖子挡住了那铺天盖地朝自己飞来的水滴,“所以说你到底想证明个什么?你就不能清楚明白的说么?”

蔺晨被梅长苏气得直哆嗦。

“诶我说你这心是不是也被梅岭雪山的雪给冻住了?别人对你掏心挖肺的你怎么就能没个感觉呢?”

“那你说我应该有什么感觉?”

蔺晨一捧水直接泼在了梅长苏的脸上。

“我对你这样的感觉!”说罢,蔺晨恶狠狠地瞪了梅长苏一眼,拉着他的手一把就将人拉下了水。

起初是漫天的水花狂乱地飞舞,然后就是温热的水浸湿了衣服黏腻的触感,最后是整个人身子连同头一起沉到了水里,被温热的水包裹住的世界整个的陷入了沉静。

温泉的水很热,跟蔺晨的手一样热,灼在还未适应的皮肤上丝丝缕缕的疼着……

等到梅长苏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蔺晨提着个衣领立在了温泉里。

两人湿漉漉地大眼瞪小眼。

“你若是个姑娘,像我这么贴心贴肺地,十个媳妇我都娶进门了你懂么?”蔺晨撇着嘴道。

梅长苏含了好大一口水在嘴里,刚听蔺晨说完这话就一口喷了出来。

水花像喷泉似地洒了蔺晨满脸。

“可是我是男的……”梅长苏喷完之后终于抓住了事件的重点。

蔺晨面无表情地用手把自己脸上的水滴给抹了一道。

“可我就看上个男的了。”他说。

蔺晨一言,惊的梅长苏犹如雷劈,脑袋轰地一声炸了个痛快。

蔺晨望着呆若木鸡的梅长苏只觉得自己心里说不出的苦。

自己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货了呢?

评论(5)
热度(46)
< >
这是我第三个lof,希望这次可以和你长相厮守。
< >
© 香桦君光速爬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