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光速爬墙

【百日蔺苏】【12/02.Day8】如果的事 0-13

刚刚从飞机上下来,看着时间赶不上了,借了小伙伴的4G热点爬上来发百日,我也是拼啊。

在寒冷的河南感冒窝在被子里面写了一半,今天下午上了飞机又写了另外一半。

文如其名,如果的事。

说好不捅刀,我真的不捅刀。

未完待续。

============================

0.

梅长苏第一次见到蔺晨是在琅琊山脚。

1.

那时梅石楠带着儿子梅长苏浪迹天涯恰好路过琅琊山,而琅琊阁的蔺阁主正带着儿子蔺晨在山间识药。

路边一撮不知名的野花长的正好,两只白嫩的小手不约而同地就扯上了那野花的花茎。

2.

梅长苏当时只觉得眼前这小孩长得真丑,脸大如饼还敢和自己抢花,当即露出了一脸嫌弃的表情,然后就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间被蔺晨一拳打在了脸上。

这真是直来直去的一拳,拳风凌厉洒脱,出手干净利落,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梅长苏的鼻子就给打得直接瘪了下去,惊地他都来不及思考这一拳下去究竟是谁比较丑一些,当场就眼泪婆娑地懵了逼。

3.

梅石楠大约是在百米之外听到梅长苏的哭声的,待他赶到现场的时候只见自家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一手捂着自己正潺潺流着鼻血的鼻子一手指着面前的另外一个小孩儿控诉道:“爹他打我!”

那小孩儿看着突然出现的梅石楠,还没等梅长苏一句话说完,哎呀了一声,一转头就跑了个没影。

于是梅家父子俩就这么眼睁睁看一个白衣少年歪扭着身形,一路半熟不熟的小轻功连上了梯云纵,如同脱了笼的鸽子一般逃离了作案现场。

好身法。

梅石楠当下是真想给那个少年鼓掌叫好,如果不是他刚刚才揍了自己儿子一拳的话。

4.

梅长苏道:“爹你怎么不帮我打他?”

梅石楠对着自己儿子一脸嫌弃道:“我去追他放你一个人在这儿喂狗啊?”

梅长苏:“……”

5.

梅长苏从小就身体不好不能学武,他娘身子羸弱,生下他不久便重病不治。

梅石楠送走发妻之后也不愿归家,带着梅长苏浪迹天涯四处求医问药,好不容易把这个像娘不像爹的病秧子拉扯了七八年,结果就这么个捧手里怕掉了含嘴里怕化了的主,他自己都还没舍得打居然被那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熊孩子给打了?

你说这口气他能忍?

6.

不能。

7.

琅琊阁蔺阁主那时还很年轻,十分气盛的那种年轻。

所以当梅石楠抱着梅长苏冲破他琅琊阁的大门吼着要找一个脸大如盆轻功了得的小鬼的时候,琅琊阁的蔺阁主被一口热茶烫伤了嘴。

“哪个没长眼的竟然敢说我儿子脸大?!”

蔺阁主咆哮着如是说,声音洪亮清明,响彻山巅。

蔺晨在后院刚喝了一口水眼看着差点把自己给呛着。

果然是亲爹。

8.

年轻气盛的梅石楠遇上了年轻气盛的蔺阁主,两个人从第一眼开始就没瞧对过。

梅石楠放下了梅长苏,蔺阁主取来了如意剑,相望无语直接抱拳开干,两人从前厅开始,一路刀光剑影飞沙走石的打到了后院,再从后院飞到了山巅。

梅长苏目送着两人身影越来越小,直至变成了俩小黑点。

9.

咕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梅长苏隔壁的大脸小孩递了个山梨过来,“吃吧。”

梅长苏接过了山梨啃了一口道:“我叫梅长苏,右边那个点是我爹梅石楠。”

大脸小孩儿自己也拿着一只梨啃了一口道:“错了,右边那个是我爹,你爹现在在左边。”

初春的山梨涩的尝不出味,酸水带着难以言喻的苦涩从舌尖一路麻痹到了舌根。

两个小孩捏着梨子打了一连串的哆嗦。

大脸小孩儿看着梅长苏半天回不过神的苦脸笑道:“我叫蔺晨。”

10.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梅石楠和蔺阁主两人在山巅大战了三天三夜,星辰起伏,日月交替。

最后两人……

饿了。

11.

琅琊阁的院里有一颗梨树春日里新出了嫩绿的枝桠,阳光透过树枝撒在浅浅的草地上。

两个半大的小人手拉着手睡着了。

什么恩怨也没有,什么烦恼也不剩。

12.

“家里种梨不好。”梅石楠说。

“你儿子身体不好。”蔺阁主说。

13.

梅长苏一觉醒来梅石楠已经离开了琅琊山,蔺晨端着好大一碗药一摇一晃地走到他的床边。

“你爹出去给你找药了,”蔺晨说,“从今往后我爹就负责治你的病了。”

梅长苏接过药碗来,碗里只剩下半碗褐色的药汤。

梅长苏瞥了一眼蔺晨隐藏在袖笼里的手。

“苦吗?”他问。

蔺晨搓了搓自己被药汤烫的生疼的皮肤道:“我来的路上都已经给你晃掉半碗了,你就别抱怨了。”

梅长苏瘪了瘪嘴,看了看碗里,突然又想到了什么。

他拉着蔺晨的衣袖一双眼睛晶莹剔透地对着蔺晨眨巴了一下。

“烫么?”

 

TBC

 

圈一下主页君 @蔺苏主页 

评论(36)
热度(189)
< >
这是我第三个lof,希望这次可以和你长相厮守。
< >
© 香桦君光速爬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