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

【叶蓝】谈场网恋吧 4.此时此刻的我

磨磨唧唧的ABO文

不会有生子剧情,不过会很狗血。

不耍流氓,老实说,10章以内上肉都不算耍流氓。

不接受ABO设定的亲就不要往下点了。

文风诡异,谨慎食用。

前情提要:

【叶蓝】谈场网恋吧 1.曾经存在的地方

【叶蓝】谈场网恋吧 2.当下遇到的你

【叶蓝】谈场网恋吧 3.想不出名字的一章


=============

4.此时此刻的我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总会选择去做一些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做的事情。待到自己真正反应过来的时候,事情就已经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起来。

就好像蓝河现在这样。

好在,他也不是第一天知道自己精神分裂。

啤酒有半打,叶修是不喝酒的,他只是静静地抽着烟,看蓝河一瓶又一瓶地开酒,然后囫囵地灌下肚去。

蓝河的牙口挺好,没有开瓶器他就用嘴咬。

嘎嘣嘭、嘎嘣嘭、嘎嘣嘭……

叶修看着这情形,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给蓝河买乐宝,他担心他的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给那瓶盖子给梗地崩了去。

不过他更担心的是蓝河再这么喝下去,要醉。

他怕要是蓝河真把自己给喝醉了,他这辈子的清白恐怕就要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

跳进黄河洗不清的那种没了。

所以当他顺利地抽完了半包烟,而蓝河正在开地四瓶啤酒的时候,叶修望着天花板心想出来混果然是要还的。

但是他不想还行不行?

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他想。

叶修走的时候,蓝河刚好打开了最后一瓶啤酒。

嘎嘣嘭!

刚好,将那关门的声音掩了去。

蓝河做了个喝酒的动作,然后又把酒瓶放下了。他其实早就喝够了,尿急的很。

做给谁看呀这是?

他想。

其实也没有必要做的这么明显吧。

叶修是谁啊?

那心思,简直如明镜高悬,一尘不染的,所以他又怎么会不懂呢?

蓝河瞥了一眼静静躺在桌上的身份证,叹了口气。

他动了动唇,默默念叨着,所以说,许博远啊许博远,你说你究竟是图个啥?

身份证上的男人端端正正地抿了个嘴笑着,清瘦白净的脸颊上,看不出半丝情绪。

无悲无喜,心无旁骛。

蓝河终归是看得有些烦,干脆伸手把身份证翻了个面盖在了桌上。

酒劲儿如同潮水一般往上翻腾,蓝河脱了力气倒在床上,一时之间,头晕目眩起来。

恍惚之中他又开始自我厌恶了起来。

厌恶他所逃避的一切,厌恶逃避的自己。

梦里那个和他长着一样面孔的男人笑着让他放弃。

放弃那些可笑的坚持。

生命是不可逆的,既然已经变成了这样一个人,既然已经知道回不去,既然知道自己的坚持都只是一个可笑的泡影,轻轻一戳就会破。

何必再如此的自欺。

算了吧蓝河,你骗不了任何人,你只能骗骗你自己。

认了吧,你就是个Omega,你就是喜欢梁易春,你就是失恋了,你就是想找个人安慰。

可你又是这么的可怜,世界那么大,想要找个说得上话的人都找不着。

你以为选了个和自己交集不深的叶修,你就不会难办了么?

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你不是比谁都明白的么?

不是每个Alpha都是随便一个Omega投怀送抱他就会要的。

你那点体贴只会让你看上去更可笑。

Omega就是婊子,你只要躺着乖乖的接受就好,何必管这么多。

可是你那点可笑的羞耻心让你做不出来,你做不到对着他把他当成一个随便什么的人,闭上眼睛你情我愿地露水姻缘。

你的心是那么得拒绝被人触碰,那么至少身体也好,找个人交出去对于一个Omega来说,有多难?

你说你,约个炮都能约得这么失败。

你如果做不到,那么一开始……

就该让我来。

叶修站在旅馆的门口,空气中缓缓凝聚起来的水汽混着香烟的尾气一路攀升,然后渐渐消逝在风里。

他回头望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旅馆高楼,从房间的窗户透露出点点灯光模模糊糊,含混不清。

叶修做了会儿心理建设,只想说。

我呸。

叶修回到上林苑的时候客厅的灯已经熄了,苏沐橙蹲在沙发上抱着杯香气四溢的热可可。

屋子里的空调把整个空间都蒸腾地暖洋洋的,叶修刚进门就打了个喷嚏。

苏沐橙探过身子去关心了一句:“穿少了?”

叶修摇了摇头,脱了外套懒洋洋地往沙发上一躺,苏沐橙朝旁边挪了挪。

“心寒,”叶修说,“人心不古,虚伪的慌。”

苏沐橙笑了笑:“怎么?今天见网友见的不开心?”

叶修点了支烟深深吸了一口。

“能有什么好不开心的,你以为他是我的谁?”

苏沐橙抬着头想了想。

“网友?”

叶修点了点头,对她的判断表示了肯定。

“嗯,网友。”

不可置否。

叶修望着天花板沉思了许久,苏沐橙喝完了一杯又去打了一杯放在了他的眼前。

“这可不像你。”苏沐橙说。

叶修接过苏沐橙泡的热可可喝了一口。

“那你觉得我是怎样的?”

苏沐橙做了个鬼脸,似模似样地学了起来:“萍水相逢,便是缘分,我看你游戏打的不错,我和你打个赌,你要是输给了我,就借两块钱给我买个包子吧。”

叶修捂着脸说:“够了够了,这多都少年前的事儿了,你就别拿出来说了吧。”

苏沐橙歪着头说:“为什么不说,你是不知道,当年我和我哥被你白吃了那么久,差点就报警了。”

叶修一脸好笑的表情回头望她:“然后呢?最后你们怎么又没报警了?”

“因为我哥说了,你不像是个坏人,”苏沐橙笑了笑,眼神飘飘忽忽地,像是在回忆当年,“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被别人触碰的不得已,当年的我们也是一样。”

叶修把脸别到了一边去。

“你们是好人,我可不是。”

苏沐橙已经记不得自己多少年没有看过叶修这个样子了,犹记得上一次大约是他背着所有人借钱给郭明宇的时候。

男人总是好面子的,而苏沐橙是个聪明的女人,聪明的女人总是不会在这种时候去揭男人的短的。

苏沐橙装模作样地伸了个懒腰。

“我要去睡了。”她说。

“去吧。”叶修说。

苏沐橙上楼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了什么。

“可可,”苏沐橙做了个举杯的动作,她说,“记得要喝完哟。”

所以说还是苏沐橙看得清楚些。

他毕竟也不是真的那么冷血无情,他很是明白,一个屏幕一条线,坐在对面的那个人,也是有着自己的悲欢离合的。

更何况那个人,现在就活生生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眼神里明晃晃地说着。

帮帮我吧。

====================

流氓耍够了,下章我要写肉!!!!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