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

【蔺苏恋爱三十题】折梅

OOC

==================

对于林殊来说,最畅快不若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好马千里驰,好弓射飞禽,好枪取敌营。

他已经十三年没有大口吃过肉,十三年没有大碗喝过酒,十三年没有策马纵歌,十三年没有弯弓长枪战沙场。

那日蔺晨陪他在疆场上驰骋了一回,血染的银盔铁骑,止不住的眉眼浩气。

清算战场之时两人策马跑出了三里,在草原上肆意。

最后躺倒在了青草碧绿的原野里。

两匹战马悠闲地在绿地里啃着草芽,时不时的耳鬓厮磨在一起,看上亲昵如人形。

他说:“都说草木皆有情,生灵自有意,我若是死了,你就把我葬在这里,待你百年之后,我便化作一匹白马,不远万里地去找你,然后驮着你西行,也算是还了今生欠你的情。”

蔺晨笑笑地转过身去看他。

一双笑得好看的眉目里,净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意。

蔺晨说了:“你是赤焰军的少将林殊,豪气乾云,自然是愿得马革裹尸葬野地,人死魂不息,可梅长苏是我琅琊才子榜的榜首,这个结局,我不依。”

梅长苏翻了个身,露出了一脸温良的表情问他:“那你说,要如何你才依?”

蔺晨伸手将那人揽在怀里,一声嶙峋的铁甲,硌地他心肺脾都疼。

他想了想说:“我要在院内种一颗梅树,取名叫长苏,将你的骨灰埋在树下,每日对着它念经送佛,祝它修行,待得我百年之后,你便可以化作一只梅花精,赶着黑白无常还没来得及拘我的时候,跑来对我抱怨说:‘这么多年了,你也不好好管教飞流,每年开花都放着他来折我的枝桠,一折就是最漂亮那枝,很疼的你知不知道?’”

梅长苏噗嗤地笑出了声,抬起头眉眼弯弯地望着他说:“酸气。”

评论(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