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

【蔺苏】凭虚御风 0.星落梅岭 武圣托孤

哈哈哈哈哈哈,心情不好的时候挖新坑简直就是愉悦!!!!

这是联文,周双更,下一更更不出来不要找我,都去找 @风御别过 

所谓挖坑不填找人联,真是一个休闲娱乐消遣的好方法。

===============================

西历634年,梅岭崩塌。

一场毁天灭地的大火唤醒了冰冻的枯枝,漫山的梅树在一夜之间盛放,花海绵延,烈如火,艳如血,无情似冰,毁灭似劫……一场惊天动地的浩劫,伴随着厮杀的声律,最终都陪同着那满山遍野的荣光,化为烟沫。

琅琊阁主蔺闯御神兵而行,立于山巅风雪之中,纵使他已经臻至化境,不忌风雨,但面对着这天地都为之震颤的浩劫,他也无法保持从容。

仙罗网之下,是一条狰狞的深渊,犹如劈山裂石一般嶙峋地横在山间。

蔺晨御剑紧随父亲身后,在仙罗网之后承着蔺老阁主的庇护才能勉强在这风雪之中稳住身形。

他迎着削皮裂骨的强风对着傲立于前的蔺老阁主喊道:“不会有活人了,父亲!不会有人在这场浩劫之下还能存活!”

蔺老阁主只是半眯着眼,一双慈眉沾染了化不去的霜雪。

“我必须救他……必须,”蔺老阁主坚持地说道,“起码……让我救救他的儿子……”

半个时辰前,蔺闯在琅琊山为门生们说课,已经落入山巅的斜阳突然在须臾间炸开了一圈耀目的光华,天地瞬然间煞白了一片。

“古本有云,至臻者,耗尽命力,可撼天动地,移昼夜之极……”

蔺闯在看到那圈荡开的光华之时便猛然地停下了说课的韵律。

落了地古本发出一声轻吟。

蔺闯奔至窗前,一双手紧紧握住了窗框。

“这……这怎么可能!?”他说。

那是一圈极昼的光华,其气势浩瀚,刚烈至极。

而蔺闯知道,那是只有至臻的武者舍身抵命才能发出如此让天地都为之动容的气劲。

而那人,他在叹什么?他在唤什么?他舍弃毕生修为,引发如此天地异象,他所求究竟为何?

蔺闯一双从不轻易波动的双目在此刻已染上了血色。

窗框被他一双手捏得粉碎。

全身真气犹如绝提的江水,肆意泛滥而行,逆闯至心肺,逼得他吐出了一口血来。

蔺晨本与学徒们同在听讲,见得自己父亲竟然如此激动以至真气逆行,顿时冲上前去扶住了蔺闯。

“爹!”蔺晨面露焦色,“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这天地异象莫不是……?”

蔺闯弓腰屈身地咳了两声,一口鲜血顺着嘴角悠悠滑落。

他说:“是他……一定是他……”

蔺闯抬起头遥遥望着那片光华发出的方向,艰难地念道:“林燮……”

而此刻,蔺闯御着仙罗网,那是仙罗十九针以绵延的真气为线交织而成的网。

蔺闯立于网间,神色焦虑地在梅岭上空徘徊。

直到那条山裂之间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

“爹!!!!!!!”

蔺闯才闻声,只在瞬息之间收了天罗网坠身而下。

朝着声音响起的方向破风而行,落下之后,便见林燮倒在崖边,满身的血污,焦糊之味扑面而来。

蔺闯扶起林燮时只觉林燮体内真气散尽,经脉尽毁,原本一身的将气此刻也已化为油尽灯枯前的回光返照。

烈火融林,却焚不尽这梅岭山巅百年不化的陈冰。

林燮的手还是热的,身上的血却已经凉了。

他瞪着一双犹如风中残烛一般的眸子,千言万语尽汇于一句。

“救……他……”

蔺晨本来是紧随蔺闯之后的,只是被风雪之中的烈火在空中掀了一圈好不容易才落了地。落下时只见蔺闯背对着自己,将林燮护在自己怀中,一只手摁在林燮的胸前,源源不断地向他输送着护命的真气。

蔺晨堪堪要开口就听蔺闯怒叱了一声。

“下谷!救人!”

蔺晨自然半点也不敢耽误,立即御剑向崖间飞去。

奔袭间蔺晨回望崖上,只见那蔺闯独有的淡青色真气如水波一圈圈地荡漾开来。

心下一阵悲恸。

真气尽失,筋脉尽毁,就算是自家父亲早已修为至臻,堪称医仙,恐怕也是无力回天了。

蔺晨咬着牙控住自己的心神,转头专心向崖底飞去,只想着,既然救不了那绝世的武圣,至少,也应该尽力护住他那最后的血脉。

崖地的气旋打在蔺晨的脸上,犹如刀割一般,蔺晨只敢皱着眉头忍耐,却丝毫不敢慢下速度。

千丈崖,无底洞,一旦落入,永世不得出。

蔺晨的论序学得很好,所以他必须赶在落入谷底之前将人救出。

否则只会将自己也一起撘进去。

最终功夫不费有心人,蔺晨终于赶上了那人,武圣林燮之子——林殊。

对于蔺晨来说,无论过了多少年,那都是触目惊心的一幕。

那浑身浴血的少年,明明已经无力再起,却执着地伸出双手想要抓住那凭虚而去的狂风。

一双如同被烈火焚烧过的眸子闪耀着犹如长明灯一般的光华。

林殊也看到了蔺晨,他知道那人御剑而来,定不是来害他的。

他迎着背后犹如劲掌劈心一般的风力,张开嘴一口血就涌了出来。

可他还在大喊,他在喊。

“救我!”

救我。

这是句说得铿锵有力的话,丝毫不带示弱,不像是求助,倒像是命令一般,气势汹汹地传达着对生的执着。林殊的血迎着风打在了蔺晨雪白的衣襟之上。

蔺晨伸出手将那那人伤得千疮百孔的身子揽在了怀里。

转身御剑向上而去。

堕风力之强一时半刻之间难以扭转。

林殊紧紧地抓着蔺晨的衣襟,嘴里净是惊魂未落的噫语。

他说:“不死……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

蔺晨本来想开口安慰他一句,如此山巅逆风而行却比他想象中的要吃力,张开嘴就是一口喉间血翻涌了上来。

他将那口血含在了口中,恶狠狠地咽了下去……

他想,还是专心飞上去再说吧。

只是这时他没有想到,那位绝世的武圣,竟然走得如此之快,甚至都来不及见他儿最后一面。

林燮在山巅,感受着体内源源不断轻暖的真气,他知道蔺闯在想办法救自己,但是他更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再得活了。

他拉住蔺闯放在自己胸前护住自己心脉的手。

将它牢牢握在掌心,不让他再动半分。

那双常年持枪的掌上布满的大小的伤疤和厚重的茧子。

蔺闯也知自己大约是留不住这位老友了,悲痛叹息之间咬牙问道:“究竟是谁……能伤你至此!”

林燮苦笑着摇了摇头,一双眸子怔怔望着天空,气若游丝的断句之中,只听得这样一句。

“天恸……不得……活……”

蔺晨抱着林殊飞上了崖边儿,却只见到林燮躺在蔺闯的怀里,似是已经咽了气。

一双失了神采的眼,像是有诉不完的冤屈与不甘,怔怔地望着天空。

望着,他那永远也得不到的答复。


TB也许C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