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光速爬墙

【于远】听见蝉鸣 1.夕阳西下的祝福

年末一把土,代表我新年会更。

======================

邹远的车开的比于锋想象中的好许多,小福特四平八稳地跑在进城高速路上。

两旁稀疏的树干飞快地倒退。

于锋看着邹远目视前方开车的表情,很专注,也很平静。

他努力回想了上个赛季遇到百花的时候,那个笑的一脸苍白而无力的少年,直到最后一刻还怔怔地坐在比赛席上的样子。

那样的表情他见得太多了,根本不值得记忆。

可他现在却想从那个模糊的记忆之中搜索出邹远是否在那个时候就带上了他所谓的助听器。

结果自然是徒劳。

傍晚的斜阳昏黄地从车窗侧面射进车内,邹远白净的脸上被染上了一层暖暖的橙黄,微长的鬓发在耳旁打了个圈儿,在阳光的映照之下,变成了浅棕色。

于锋在那一小撮头发里看到了一丝儿亮亮的银白。

他轻轻笑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对邹远这么说。

“你少年白呀。”他说。

邹远轻轻皱了皱眉头,小福特在大路上不动声色地打了个飘儿,把于锋吓地赶紧拉进了安全带。

邹远把半个脑袋往他那边凑了凑说:

“帮我拔了呗。”

于锋把脑袋摇成了个拨浪鼓。

“我怕你,先进城再说。”

邹远嘴角含着笑意泡泡糖嘭地炸了一圈儿。

他说:“一会儿你找不着了怎么办?”

于锋揉着他的头发让他正眼儿开车。

“找不着更好。”他说。

邹远笑着踩了一脚油门,小福特跟着车流滑上了二环高架。

傍晚的二环堵得很,小车在高架上磨磨蹭蹭地滑着。

停着等通行的时候邹远指着远处背光一轮黑的某游乐园的摩天轮道:“那是昆明眼。”

于锋顺着他的手朝远方望去。

K市是个被众山环绕的小城,圆滚滚的太阳被远处的山峰掩了半张脸,印在摩天轮后面唯美的像是一张非主流照片儿。

邹远说:“你在二环上看到了它,就代表快要到家了。”

于锋嗯了一声,点头做了回应。

邹远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于队,欢迎来到K市百花。”

于锋噫了一声,咧着嘴笑他酸得慌。邹远也不以为意地笑了起来。

到百花办公楼的地下停车场的时候邹远从后座里翻出了两套崭新的队服,一套丢给了于锋,一套自己拆了穿在了身上。

他说了:“吃饭前有个小小的交接仪式。”

于锋一边儿套着队服一边问他要交接什么。

邹远指着那个时候还挂在自己手臂上的队长袖标朝他翻了翻白眼儿。

于锋欲盖弥彰地把头扭朝一边儿说这色儿的队服你穿着比我穿好看多了。

邹远提着于锋的行李头也不回道:“别开玩笑了,大家都巴望着你能把它穿出新高度呢。”

于锋这次是真的问到了酸味儿了,无言之余,只能跟在邹远身后摇头苦笑着向电梯走去。

百花的办公室在22楼,邹远说了:“最早的时候只有这一层,后来俱乐部成熟了也赚了些钱,你是知道的,无非就是那几个赛季的事情。后来老板嫌弃22这个数字不吉利,就把20楼到29楼都包了下来,结果到了最后发现还是二,一个包圆了的二。”

于锋在电梯里拍着墙壁笑得不能自已。

邹远一脸戚戚地回过头去看他道:“很好笑么?”

于锋愣了一瞬,电梯门到了层数叮地一声开了个豪爽。

邹远对着他无奈地耸了耸肩道:“你别激动,其实我刚来的时候也觉得挺好笑的。”

于锋赶着步子跟上了邹远跨出电梯的步伐。

“后来呢?”

百花俱乐部办公楼层里排了一小群记者,眼看着在这里等了有一阵子了,这群人都是准备来记录百花新老队长的交接仪式的。见到邹远和于锋从电梯里走出来也是卯足了劲儿地摁着快门。

闪光灯此起彼伏地晃着人脸一阵白一阵黄。

有记者抬着录音笔跟在邹远旁边问着:“邹队你对这次的百花新老队长交替有什么看法,有传闻说出售了百花缭乱之后的百花俱乐部准备彻底放弃身为弹药选手的你,请问作为当事人你对这个传闻的看法又是怎样的呢?”

从会议室里冲出来的俱乐部工作人员一边嚷着会在待会儿的交接仪式上回答记者的问题一边儿为邹远和于锋清开了道路。

邹远站在会议室的门外叹了口气,一双手在自己脸上拍了拍。

他转头对于锋笑了笑说道:“后来嘛,等你待得久了,大概也就不太能笑得出来了。”

会议室的门被打开之后里面为了交接仪式准备妥当的小舞台和满屋子的抬着闪光灯的记者和邹远口中所说的一个小小的交接仪式可不太一样。

于锋站在会议室的门口稍微愣了一瞬。

都说胜者成王败者寇,能者居高位本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是他发现他还是有些小看了百花。

小看了这只所谓的豪门战队。

曾几何时喻文州在蓝雨接任队长的时候,他站在方世镜的身后,看着那位为蓝雨承上启下临危受命的老队长身负蓝雨之名走上舞台。现在他站在邹远的身后,看着这个略微瘦小的肩膀背负着百花鲜红的队标走向舞台。邹远队服的衣摆随着他手晃动的幅度轻扬。

于锋觉得地面有些微震,撺动着他满腔的热血沸腾。

他这个时候才真正感受到自己的选择为百花带来的是什么。

队长交接,核心更替。

这是一场地震。

一场只有在像百花这种豪门战队之中才能切身体会到的大地震。

队长袖标交接的时候他抱着邹远对他说谢谢。

邹远拍了拍他的背在他耳边笑着说:“客套话留着说给记者们听吧。”

于是就有了于锋对着满场的记者信誓旦旦地发言道:

“我要感谢在座的各位,给了我一个能够带领百花去获得冠军的机会。”

邹远抱着手靠在台下的柱边看着台上那个如鱼得水光芒万丈的男人。

身后有人拉着他那已经褪去了队长标志的衣袖小声地对他说:“邹队……你没事儿吧?”


TBC

评论(22)
热度(45)
< >
这是我第三个lof,希望这次可以和你长相厮守。
< >
© 香桦君光速爬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