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

【蔺苏】此间,彼间

忙里偷闲写点练笔,我要是再不发点什么的话,这个lo就只剩下广告,黑泥,广告,以及,广告,了……

SAD

===============================

“梅长苏,你若是再不转身看我的话……”

林殊小的时候,曾见过被琅琊阁主带在身旁到金陵做客的蔺晨。

那个时候,林殊已经隐隐有着金陵城中最闪耀的少年的影子了。梳得一丝不苟的发髻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闪瞎了刚和父亲一同跨入林府的蔺晨的眼。

那时候蔺晨还蓄着两撮鬓发,细溜溜地搭在肩上,额发也梳在脑后,这发型一出,琅琊阁人也戏称,小公子有着全琅琊阁最为闪耀的——脑门。

那个时候林殊乖巧得很,恭恭敬敬地跟在林帅的身后朝着随父而来的蔺晨直笑,笑得蔺晨怪不好意思的,总觉得他在嘲笑自己的额头。

后来两个小朋友在林家后院玩开了。

蔺晨问林殊说:“先前你为何直盯着我笑?还老看我的额头。”

林殊笑而不语。

然后这茬就在蔺晨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回到琅琊阁之后他就须起了额发,誓要将自己那为众人嘲笑的额头给遮住。

后来再见林殊的时候,蔺晨又非常诚恳地问了他一次:“你觉得我现在这个发型怎么样?”

骑在马背上的林殊拉扯了缰绳牵着马儿折回到他身边,一双暖热的手掀开了蔺晨那厚厚的头发帘儿道:“哎呀,都晒出印儿了。”

于是蔺晨的心理阴影面积又大了一截。

闷得慌。

后来琅琊阁的少阁主回了家,在房间里捣鼓自己的头发,削碎了一地的发丝儿,浅薄的额发弯弯一撇,搭了半个额头,隔三差五地换个边儿什么的,琅琊阁人也就见怪不怪了。

再后来,琅琊阁少阁主什么时候成了江湖人口中那个丰韵神朗的俊美青年林殊也不得而知,毕竟那时候的他也只需要骑着马上往金陵城中绕了一圈儿,就能虏获无数闺中少女名媛淑阁的芳心。

少阁主偶过金陵城,遇上出征的林少帅功成归家的马队,站在人群和其他那些粗麻布衣一同仰望那个英气蓬勃的少年朗。

路边的鸡篓子里一只花哨的大公鸡抖了抖毛,鸡屎沾了他最爱的月牙白袍子,他愤慨万千的踢了那只鸡篓子,最后,被迫提了只大花公鸡回山里去了。

那时候刚巧遇上林家军受命出征北上前夕,蔺晨正在琅琊阁上拔公鸡毛,鸡毛鸡屎鸡骚染了他一身一脸,蔺少阁主郁闷极了,回到房中义愤填膺地挥笔一书。一块金灿灿的牌匾上写着丰韵神郎四个大字被送往了金陵城。

却堪堪没赶在少帅出征前送到。

空落了一身的寂寞牌匾,又给原封不动的给送了回来。

蔺晨当时想着算了,待他荣归,再送也不迟。于是哼着小调煮他的药膳去了。

不过后来他那块牌匾也没能送出去,因为林殊没了。

蔺家老爷子去北境带回了个丑乱脏臭的白毛病秧子。

蔺晨在一旁看着自家老父救人,犹豫良久终是没能把林殊这两个字儿从自己口中给吐出去。

噎死他了。

蔺晨他爹说了:“忘了林殊吧,尤其是在他面前的时候。”

蔺晨一开始没答应,也没拒绝。

直到那日,他见那退去了一身白毛,浑身上下裹满了绷带的男人将屋中的铜镜用白布掩上。

他才真正的心领神会到那句话的意义。

忘了林殊吧。

他已经没了。

已经没了。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那个已经改名叫了梅长苏的男人褪去了一身的绷带,毛发也像草芽儿一般地慢慢长了出来。

那个时候蔺晨就会坐在床边摸着梅长苏那刚刚长出新毛的脑袋说。

“待你长发及腰,我替你束发可好?”

然后换来了病人好大一个白眼。

那段时期可是说是蔺晨最开心的一段日子。

看着梅长苏的杨梅头一点一点的长啊长。

看着梅长苏身上的绷带一点一点的被拆啊拆。

看着原先那个闪亮到无以复加的男孩儿渐渐在他面前蜕变成另外一个人。

蔺晨用自己家祖传的生发液给他洗头的时候想。

待你长发及腰,依旧没我好看。

然后就干的特别,爽。

再后来,梅长苏长发及腰了,一头新发的青丝素长地披在肩上。

房间里被封尘了几个春秋的铜镜又亮了起来。印出那张淡漠文弱的人脸,以及那表情上掩也掩不住的陌生感。

蔺晨揽了他一缕青丝感叹道:“比我想象中的好看多了。”

语气间尽是那丝毫不经掩藏的不快和嫌弃。

梅长苏嗤笑道:“长得好看又不能当饭吃。”

蔺晨语塞。

蔺少阁主终于不没事儿就捣鼓自己的头发了。琅琊阁人总是很细心的就能在不经意之间发现他们家少爷各种意义上的转变。

现在的蔺晨,热衷于给梅长苏梳各种的发型。

从他小时候梳过得两鬓留长再到后来的额发齐眉。

他简直是卯着劲儿地折腾梅长苏的头发。

用心险恶可见一斑。

不过玩了一阵子他也就腻了,杵着塞看着镜子抱怨道:“手贱。”

梅长苏躲在书后朝着他笑,那眼神和当年林殊躲在父亲身后朝着他看的时候一模一样。

于是蔺晨说出了十几年前他自己一直都没敢说出口的一句话。

他说:“看什么看,再看揍你!”

梅长苏这会儿可自知打不过蔺晨,赶紧抱着书转到一边去不再理他,放着蔺晨被他那沉积多年的心理阴影给糊了一头一脸。

梅长苏看书,书中有诗,诗中有云。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梅长苏。”

“桃花依旧笑春风~”

“喂!梅长苏!”

“笑春风~~~”

“梅长苏你够了啊!!!”

“风…………………………”

“梅长苏,你若是再不转头看我的话,我可就要扯你头发了啊!我真扯了啊!!”

江左盟盟主的房厅前挂着一块金灿灿的牌匾。

上面丰韵神朗几个大字,明眼儿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琅琊阁少阁主早期的墨宝。

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透露出一股子的酸劲儿。

明眼人的名字叫梅长苏。


END

评论(9)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