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光速爬墙

我为什么画漫画——我up我BB

看了一下归档,我大概有两个月没有更新过lof了。

原因无非是现在工作忙,而我现在的工作,是在画漫画。

其实早在今年年初就已经开张的工作室一直摧枯拉朽地消耗着我本来就贫瘠不堪的脑力。

虽然我从来没有觉得商业漫画的圈子和同人圈或者其他的圈子很近,虽然我一直都知道,我现在做着的和我以前做的那些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但是这两天吧,还是会有些抑郁,已经到了不得不去考虑,自己为什么要画漫画这个点儿了。

我们现在画原创漫画吧,以前一起做同人的小伙伴是不会去看的,看了之后也会觉得做的不咋地,甚至还会产生诸多吐槽。这点我能理解,毕竟嘛,我们做的是彩漫,而真正看彩漫的这群人,本身和传统同人圈的人交汇点就不多。虽然有点小失落,但是我觉得做什么东西,主要还是做给能够接受它,喜欢它的人看的,强迫本身就不喜欢,对这个东西不感兴趣的人去接受,这从原则上来说,并不是一件讨喜的事情,吃力不讨好,何必去做呢?

我们以前做同人的时候,很多人画着黑白漫画看着日本的新番,觉得这是情操,是动漫圈高级趣味群体,觉得黑白漫是漫画原本应有的形态,觉得日番的质量吊打中国无数倍,而所谓的彩漫以及国产动画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被众人诟病的谈资,说起来纷纷觉得彩漫就代表着幼龄、低俗、智障以及圈外人。

说实在的,我是看国漫的,但我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圈外人,那些经常被老一辈业内人士所诟病的知音漫客风格,讲真我也看过不少,如果硬是要说的话,你们可以说,我是一个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业内人士。

当然对此我一点也不觉得可惜,因为我觉得如果我当年没有接触中国的彩漫,那才是真正的可惜。

任何一个行业都是会进步的,中国的彩漫行业虽然一开始在摸索阶段的时候确实有些不伦不类的作品,也确实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但是谁也不可能一口吃成个胖子。

我从来不觉得,中国的彩漫是一条走不通的道路,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风格,中国的彩漫总有一天也会进化出自己的风格的。

甚至说现在,中国彩漫已经渐渐有了自己的该有的雏形。

很久很久以前,我的很多朋友会把看《偷星九月天》当做是一种笑话和低龄的象征,甚至曾今有一段时间,我也是这么自视甚高地觉得的,但是当我真正去把《偷星九月天》看完,我发现,这是一部很了不起的作品。

从这部作品中,你能看到一个中国式彩漫的不断进步,剧情、分镜、线稿、色彩、特效,偷星有许多地方值得我们去学习和研究,它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中国式漫画工作室是以怎样的一种运作方式去成长,去成熟的。

好多年以前,我在漫画杂志社工作的时候,我们杂志社还是一个标榜着中国原创青年漫画的所谓有着高上洋品味的纸质媒体。

那个时候我们主编约稿子,从来不要工作室作品,不要所谓的低龄彩漫,不要所谓的单线直诚傻白甜剧情,他们看不起所谓的漫客风,甚至我拿我们现在的作品去给他们看,他们看完之后也只是轻蔑地一笑,点评到:“漫客风”。

对于黑白漫画,国产青漫,他们认为这是一种情操,是业界人应该有的气节。我很尊重他们,毕竟有理想有抱负有坚持的人,都是值得敬佩的。

但是我也不得不说一句话,有的时候,坚持并不是让人固持己见,拒绝接受新的事物的理由。

当新的文化模式、新的创作理念开始渐渐占领市场为这个市场所接受的时候,一味地守着自己所为的情操和理念,注定是要被这个市场淹没的。

其实这两年开始做商业漫画,我自己也杵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上,至于原因,让我自己坦率地去说的话,那我只能说是因为我自己也已经渐渐开始跟不上时代了。

当代的编辑所要求的东西,我很多都已经无法满足了。

比如说编辑会告诉我,读者喜欢脸圆一点的妹子,这样才会有人气,比如说读者不能接受太成熟的人设,会觉得我们的画风做出来的人不够拉风,会觉得我们的风格太过于美漫,会为我们考虑说“以你们这样的画风去做读者会不接受。”当他们指着我们精心做出的人设说道:“这个人物读者会觉得丑。”我虽然很无奈,但是也知道,这的确是一个读者至上的时代。

我个人还保有着的那一份属于创作者的小骄傲,在同人圈,我会说,你们爱看就看,不爱看就算了,大不了什么时候我写累了不写了,你们以后也就再也不用看了。

但是在原创圈不一样,我之所以会做原创,那是因为我有自己想要去传达的东西,每一个原创者都是在强烈的创作欲的推动之下才会去开启这样一个全新的世界。但是现在做原创,远没有这么地单纯,就算我们可以不用考虑读者一心一意做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但是现在这个时代,与其说我们面对的是编辑,不如说我们面对的是甲方,甲方多面对的与其说是读者不如说是客户以及消费者。商业漫画的前提是商业,是商业,你就要为埋单的人负责,要注意顾客的回馈,要贴合消费者的心理。

现在的读者很娇贵,无论在哪个圈子都一样。

以前我当读者的时候,看日漫,看台言,读者大部分属于接受者,创作者怎样去创作,我们就怎样去接收,有一些桥段看不懂,会和小伙伴们讨论,会仔细地去揣摩作者的意图。

而现在我们的读者,他们看国漫,看电视剧,看起点小说,创作者还没有开始创作,他就开始传达,他们很聪明,或者说觉得自己很聪明,他们看不懂的时候首先是跳出来以一种理所当然的态度质问创作者写/画的是个什么JB玩意根本看不懂。他们习惯高速阅读模式,不会去在意你作品中的细节,更不会去仔细推敲,因为在他们看来,一部作品还未被追捧成神之前,它都是可以随便看一看的垃圾,不值得他们多动哪怕这么一丝丝的脑子,因为它不是神作,所以它一定没有什么内涵,待它成神之时,这群读者要么会折回去再追一追,要么就是跳出来说一句,这玩意儿我当时看过,很垃圾。他们喜欢高调的喧哗,喜欢以屎尿屁为主的直白搞笑,喜欢那些激进而具有话题性的言论,喜欢看一些作者铤而走险地政治擦边球,他们喜欢用一些黑色幽默来装点自己的思想深度,他们把那些有这种种因素在其中的作品称之为喜闻乐见,将里面的段子口口相传,在微博中生活中体验着这种创作者所带给他们那种深沉的B度,可从来不会去尊重这种B度的创作者们,因为,他们是消费者,是上帝。

我并不觉得现在的编辑真实存在什么问题,他们需要打开市场就需要照顾读者们的审美,现在的读者如此金贵,现在的平台如此之多,现在的市场竞争如此之激烈,每一个读者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是值得珍惜地无上至宝。

我不止一次听有的漫画家心累地说道,我想画点自己想画的东西,不用照顾这群读者,也不用去贴合整个市场,哪怕是卖不出去我也愿意。

市场复杂、人心浮躁。

作为创作者,我只能这样对自己对他们说一句,勿忘初心,尽力便好。

说真的相比较起那些还在坚持做黑白漫画,做所谓有思想有深度的漫画的漫画家和漫画人们,虽然我已经显得没有节操、没有情怀了许多。

但是一个人的创作风格和他的阅读习惯以及阅历始终是无法分割的,当然,这和我本人的一点小矫情也是有关系的。

我是一个看日漫长大的人,我从6岁开始接触漫画到现在为止已经20余年了(暴露年龄系列)。我从来不敢标榜我在这个圈子算什么老人,但我要真说自己是个萌新,那也未免太矫情了,这种事情不太符合我的人设。

我的许多作品里面,有着许多抹不掉的格式化的风格,比如说我并不擅长现在中国式的浮夸搞笑,也不擅长做社会向讽刺类的作品,很多人所津津乐道的话题点其实都是我很不擅长的东西。

我也会在看别人的作品的时候羡慕别的作者脑洞清奇画风凌厉,然而折回来再做自己的作品的时候,我还是那个老老实实一板一拍地写着故事,走着套路的并不出彩的创作者,说实在点,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很土鳖。

我不是一个擅长创新和搞怪的创作者,用我以前的老师说过的一句话,我从来都不属于灵气型作者或者说天赋型选手,我就是一个在漫画这个行业普普通通,但却愿意去花时间花脑力花心思去精打细算的人。

这是我在这个行业的立业之本,也是我能在这个行业里坚持下去的原因。

我做商业漫画,首先是因为自己喜欢,其次才是为了讨一口饭吃。

我是一个协调性很强的创作者,我能在我能做到的范围之内,尽量地去贴合读者,贴合编辑,贴合画手的风格。

但也只是尽量。

但同时我是一个很护短的人,我的中庸我的平凡让我能够完成几乎与所有风格的作者的合作,然,我们家的画手们都是天才,他们所能展示的世界不可限量,若是谁要以读者伟大这种观念约束他们,我只能说,就凭这群读者那贫乏的认知、糟糕的审美以及低俗的趣味,还想来插手我们的创作领域?

我们现在每周两部漫画周双更,两部周单更,每一更9P,找一个周三更或者日更的人来跟老子掐。

在我们这个行业,只服比自己屌的。

在数落我们的同时,先掂掂自己的斤两,你不UP你可以BB,但是你别奢望着我会理你。


我们从不诉苦,我们只用成绩来说话。

评论(6)
热度(42)
  1. liniya香桦君光速爬墙 转载了此文字
    别想了- -彩漫是世界趋势啊.......亲,您看美漫么?您看欧漫么??虽然装字母lity,把世界四
< >
这是我第三个lof,希望这次可以和你长相厮守。
< >
© 香桦君光速爬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