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桦君光速爬墙

【也青】谁是谁的情有独钟

一人之下属于二叔

也总属于大家

狐狸属于诸葛夫人们

OOC属于我

文力复健,手机打字,手机死机,夜间喂奶时重写,写不了也青,打这CP前缀我都会手抖。

王道长是我的白月光。

————————————————————————

谁是谁的情有独钟

诸葛青觉得王也对自己也算得上是个情有独钟了吧。

毕竟这年头,几十年的老友也犯不上个谁为谁两肋插刀的。这世道不一样了啊,早个几十年,神州大陆战火纷飞,人人都得把脑袋别裤腰上过日子,心里头都跟装了块镜子似得,清明透亮得很,知道自己身上稍微值当点儿的,可能也就只有那条命了,而爱情自由这等虚无缥缈的东西价值更在生命之上,所以难免在意气风发的时候,朋友同志之间以命相送,赴汤蹈火,也就这么成了常态。

诸葛青有的时候也挺为王也不值的,大多数时候,更何况有些事情绕是他机关算尽也算不明白。

“我说老王你到底看上我哪儿了?”

诸葛青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就在想,要是这孙zei让他自己去算的话他就先用风绳困了他的脚让他踏不了方,再用土河车灌他一口沙,就像他上次对自己那样,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揍一顿才好。

结果王也的样子还挺认真,也许就是那幅一认真起来就有点悲天悯人的模样,让诸葛青被猪油蒙了心,错失了这一辈子可能都再遇不到一次的报仇机会。

王也那时的样子看上去特别苦恼,抓头挠腮地纠结犹豫了许久,最后还颇不好意思地臊红着脸,含蓄地笑着回了一句:“这哪儿说得准啊。”

那表情,哎,往白了说,大姑娘洞房花烛夜第一次见姑爷可能都没他那么娇羞。

诸葛青在脑内艹了一声。

庆幸自己不在道门。

诸葛青曾说,王也温润,张楚岚通透。

诸葛青从未对外评价过自己,也不懂得如何自我评价。

碧游村一事之后诸葛青坐在板凳上答题,他脑子滴溜溜地想了些有的没的。

承认自己对八绝技的觊觎并不是一件丢脸的事,但是能把到手的八绝技拒之门外,这绝对是一件值得吹好久的牛逼。

诸葛青想了半天,在心中给自己题了坦荡两字,但是想着自己这还坐在从宽凳上呢,这坦荡,怕是有些受之有愧了。

半吊着的狭长凤眼,笑得一脸奸佞的模样。

少女们最爱这种深藏不露的腹黑公子。

可王也那厮居然舍得打自己的脸。

诸葛青想到这里,又不开心了。

十分不开心。

诸葛青从哪都通总部出来的时候是通知王也来接得他,没办法,人是帝都土著。

张楚岚一行人早早上工去了。

更何况,是个人都觉得诸葛青应该和王也更熟些,不为什么,就感觉。

诸葛青坐在王也的车上,王也没精打采地问他想去哪儿。

“按照旧例,你应该先带我去洗个澡去去晦气,然后买身新衣服吃顿好的。”

王也笑出了声。

“你真当你蹲大牢呢?”

诸葛青半趴在车窗处,风吹得他那骚气的小辫儿在王也面前漫天乱飞。

诸葛青笑道:“我在里面了都招了。”

“哦。”

“我拿到了千机百炼。”

“……哦?”

“我看了一眼,没学,烧了。”

“……哦……”

“我觉得还是你的那个比较帅些,衬我。”

“哈?”

“呵呵,骗你的。”

王也看着诸葛狐狸那一脸不见眼儿的笑意,没由来的,就又有点想打他。

不过他忍住了,并且选择伸手抓住诸葛青那漫天飞舞的小辫子省得它乱了自己的眼。

他说:“你说骗我的,是哪一句?”

诸葛青笑着把视线从王也那张过分温和的面庞上挪开。

“也许,是下一句。”他说。

王也觉得,诸葛青对自己也算的上是个情有独钟了。

毕竟这年头,打家劫舍的不见少,乘人之危的也算不得真小人。

按照王也心目中的模样,自己扰了别人的命格,坏了别人的气运,别人就算是心里真有点什么小心思想要从他这里讨点什么便宜去他也甘之若饴。

但是。

诸葛青没有。

一次,也没有。

END

评论(6)
热度(69)
< >
这是我第三个lof,希望这次可以和你长相厮守。
< >
© 香桦君光速爬墙 | Powered by LOFTER